gczl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十不惑 起點-番外二:陳玉芳展示-qsspa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那年我们大四,狄万均和冷秋凝带着沈如海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冷秋凝告诉我,那个外貌敦厚,中正平和的男生,就是她一直对我提起的,要介绍给我当男朋友的沈如海。
我对沈如海的第一印象,十分刻板。这就是个典型的凤凰男,他有一颗勤学上进的心和一种朴实无华的生活态度。
这种男生,足以让我过上舒适的小日子。
我不是个愿意被人掌控的女人,所以我择偶的标准,倒不一定是出类拔萃的精英,只要他足够优秀,能够承担起日常家庭的责任,又没有大男子主义,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显然,冷秋凝十分了解我,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她看得出来,这个敦厚的男人也喜欢她。
但是她喜欢的,却是这个敦厚男生的好朋友狄万均。
也许她是出于某种愧疚的心态吧,所以一心想要撮合我和沈如海。
就这样,我试探着,跟沈如海交往起来。
随着跟他的交往不断加深,我发现自己居然慢慢的爱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在他身上,总是有着某种阴郁的气质,十分神秘,一直吸引着我,想要去探寻,挖掘,找出产生这种气质的深层原因。
大概我就是这样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个性吧。
我们渐渐的冲破了各种阻碍,走到了一起。
我也最终发现了,那个隐藏在沈如海忧郁气质下的真相。
原来,沈如海天生就有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而这种疾病,让他很有可能活不过五十岁。
原来他那略来忧郁的气质,是因为心里真的郁结着某种求之不得的情绪。
他告诉我,他的好兄弟狄万均可以救他,狄万均家里有一种经典医书,那上面记载着医治他这种病的方法。
可狄万均却不知道出于什么考量,却不肯答应利用那本书,治好他的病。
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一个卑微到尘埃里,却换不来真心的失败者。
当我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我的心情很复杂。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与这样一个人在一起。
我年纪青青,虽然并没有冷秋凝那样校花级的美貌,可我自问,自己也够得上美女的标准。我为什么要跟这样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在一起呢?
也许,我也和他一样,是个失败者吧。
我不能自己找到合适的男朋友,或者说,那些男人们对我的个性一点也不感兴趣。
所以我只好让闺蜜介绍男友。到最后又卑微的选择了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但是,为什么冷秋凝明知道他身患重病,活不过五十岁,却还要把他介绍给我?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是个没人要的女人,所以才只能配得上这样的男人?
知道真相的那个晚上,我羞愤交加,真恨不得立刻就跑到冷秋凝面前,当面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当我扭头看着同床共枕的那个男人的时候,我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处子之身,已经给了这个男人,我美好的年华,大部分也是跟这个男人一起度过的,走到了这个地步,再选择回头只会再让人看一次笑话,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我陈玉芬不想让任何人看笑话,我在那个晚上,暗暗下定了决心,这口恶气终究有一天不吐不快。
我选择了原谅沈如海对我的欺骗,毕竟他是真的爱上,害怕失去我,才选择了对我隐瞒实情,并且开始揭力的为他谋划,谋划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知道,我们光明的未来,就是狄万均和冷秋凝的恶梦。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我就更加要选择原谅他。
毕竟他是因为爱我,才选择欺骗我,而不像冷秋凝那样,只是为了显示她高高在上,比我们所有人都优秀,才故意把这样的男人,介绍给自己要好的闺蜜。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我对狄万均和冷秋凝的恨意,也许比我男朋友沈如海还要强烈。
本来这一切的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是冷秋凝的恶意,让我陷入了这些苟且之中,那么就让我用这些苟且,再把冷秋凝和他在乎的人,全都埋藏。
于是,我毅然决然的拒绝了那些好心劝阻我,不让我与沈如海结合的人们,大学一毕业,就跟沈如海领了结婚证。
我知道冷秋凝一定很得意,因为我跟她的关系,我丈夫跟他丈夫的关系,所以我们经常能够在一起。
我能从他脸上,读到那些得意的神色,那每个神色,都是鼓舞我继续向前的动力。
我慢慢积攒着怒气,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我相信,那一天我一定会无比的欣慰,无比的畅快。
毕业之后,沈如海果然就像所有凤凰男一样,虽然自负有才,但在这个人情社会中,却四处碰壁,远没有狄万均那样身世的富家子弟们那么多选择,所以他一直过得很不如意。
我就主动劝他,多跟狄万均接触,狄万均既然喜欢施舍,那咱们就放下脸面,争取得到他的施舍,无论采用任何手段,一步步的壮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其它一些虚无飘渺的东西,都不是像我们这种小门小户出生的人需要考虑的。
我们必须抓住难得的每一次机遇,才能勉强跻身于狄万均之流的身侧,若是我们再自命清高,那将永远也不可能跟他们走到同一高度,甚至超过他们。
沈如海果然是个听话的男人,或者说,他内心里,也有着和我一样的世界观。
有句俗语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有时候,我真的能够感觉到,每一段的姻缘,是乎都是上帝安排好了的。
沈如海果然是个务实的男人,对我言听计从,他大概也觉得,自己欺骗了我的感情,所以对我格外的敬重。他主动上门,对狄万均夫妇抱怨了被分派到偏远乡镇医院的不满。
狄万均果然够义气,利用他父亲的名望,很快就把沈如海的工作关系,从偏远的小镇,一夜之间,调回了天心城的公立医院。
回到天心城的那一晚,我和沈如海都异常的兴奋。我们是乎发现了一个大宝藏一样,彻夜难眠。
只要做一个务实主义者,我们的命运就还抓在我们自己手中,什么狗屁清高。
清高能值几个钱?清高的人们,任他们清高,当我们有一天,站在高高的位置上,俯视他们的时候,他们的那种清高,又能值几个钱呢?
我们仿佛从上帝的牢笼里逃跑的囚犯,终于拿到了解开命运枷锁的钥匙。
果然,只要你能放开胸怀,去专注于事情本身,而忽略那些所谓的底线,你就能迅速迎来和把握无数个机遇。
我们刚刚转到天心城,就遇见了我们生命中的贵人。
天心城的杨家。他们显赫的家世,在天心城如雷贯耳,没有人不知道杨家在天心城的地位,凡是跟杨家沾上边的人,非富则贵。
而杨家的大公子杨绍安,正是和我们同一所学校毕业的校友。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让我们这些原本八杆子也打不着的陌生人,神奇的相遇。
然后我们又在彼此的了解中,听到了那些熟悉的名字。
原来,杨家也是知道襄西狄家的,而我们正是狄家的朋友。
从那以后,我们越来越亲密,但这种亲密,却无形中让我们更加迫切的感觉到,我们应该紧紧的抓住这种关系,只有抓住了与杨家的这种联系,才能挤上杨家这条大船,成为非富则贵的人。
怎么才能永远的维系这种关系,婚姻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于是,在一个十分平常的,沈如海的生日宴上,我们安排了一出好戏,亲自灌醉了杨家大公子和沈如海的亲妹妹沈若兰。
然后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但他们两人,赤身络体的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时候,生米便煮成了熟饭。
事情的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我们原本以为,杨家大公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娶一个小门小户的人为妻,但杨绍安却爽快的答应了娶沈若兰进门,同时还表现出了,对沈如海的那个故事的极大的兴趣。
很多年之后,我们才终于明白,我们在算计杨绍安的同时,杨绍安何尝不是在算计我们。
他是富家公子,总是会令自己处于不败之地,所以不仅抱得美人归,还顺便完成了自己的计划。
朕乃玉皇大帝
我们原本只是想维持与杨家的这种关系,找到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却不知道,杨家原本也想维持与我们的关系,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觊觎狄家的东西。
如果他们当面图谋狄家的东西,为免有失大家风范,所以他们打算利用我们,去帮助他们,完成这项龌龊的计划。
我和沈如海终究是被别人算计了,但这份算计在事后想来,得到的结果却也并非不可接受。
杨家求物,我们求财,同时,我们得到了杨家的承诺,在得到那件东西之后,会帮助沈如海恢复健康。
这件事,有百利而无一害,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所以我们一拍即合,最终成为了名符其实的亲家。
沈如海的妹妹嫁给了杨绍安,还为杨家诞育了唯一的一位公子。
沈家的血液终于和高贵的杨家融合在了一起,与此同时,我们也一步步徐徐展开了我们的图谋。
沈如海首先在杨家人的安排下,进入了天心市最好的医院,天心第一医院,并且很快晋升为胸外科主任。
一张精心编织的罗网正一步步拉开。
那时候,我就知道,我雪耻的日子已然为时不远,我很快就能够看见冷秋凝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上布满泪水,很快就能看见他绝望痛苦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这什么这么痛恨他,我们明明曾经是最好的闺蜜。
可我越是回想起我们年少时的亲密关系,越是无法容忍,他把沈如海介绍给我的事实。
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沈如海身患重病。
因为沈如海和他丈夫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就只有一个解释,冷秋凝是故意的。
这一点自从得知了沈如海的病情开始,我就坚信不疑。
沈如海每天早出晚归,他十分在乎这次难得的机遇,杨氏家族豪阔的气派,让他感到震憾,越是有这种感觉,他就越是毫不犹豫。
他兢兢业业,数十年如一日的,替杨氏家族冲锋陷阵。只为了杨氏家族哪一天,能够想起,当初答应过他的那些话,而开始采取对于狄家的行动。
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与杨家的关系虽然已经根深蒂固,但我们之间的地位,却仍然相差悬殊。
我和丈夫沈如海,只是医院里的中层领导,没有了杨家的关照,就极有可能随时丢掉手中的一切。
突然有一天,杨绍安把沈如海叫到了他的书房里,告诉他一切都成熟了。可以开始采取对于狄家的行动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才终于知道,谁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我丈夫沈如海,从来也没有忘记,狄万均是他的发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
可发小能拿来当饭吃吗?如果不用来出卖,当然就不能当饭吃,如果出卖了,一生受用不尽。
我们在无数个早晨和夜晚相视而笑,我们知道,这辈子关键性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在我们四十余年的生涯中,我们仿佛一直就在等待这一天。人生也就是这两步。走好了这两步,后面的人生,便是康庄大道,一马平川。
那天,当我们回到屠龙镇,力劝狄万均离开那个小地方,到天心城发展的时候,我们几乎用尽了全身的解数。
因为我们知道,只要他们肯去,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狄家的老爷子,是乎是个很难对付的人,他的那双锐利的眼睛,就像两条刀子,是乎可以一眼洞穿人心。
还好,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这个时候,老爷子早就仙逝了。
我和沈如海有一种预感,正是因为老爷子的离世,才让杨绍安找到了机会,准备对狄家对手。
我不明白,杨家跟狄家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他们想到从狄家得到的那件东西,决对非比寻常。
最终,在兄弟义气的感招下,在我们所许诺的,广阔的发展前景下,狄万均终于答应带着老婆孩子,来到天心城。
我们也终于如愿以偿的,看着他掉入了我们精心安排的陷阱。
为此我苦苦等待了二十年,每天都在担惊受怕。
我眼睁睁的看着沈如海的身体一天天恶化,有时候就不免担心,会不会等不到云开见月的那一天到来,我的丈夫就突然离我而去,让我再次成为命运的弃儿,而让冷秋凝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越发的得意。
我相信命运不会这般无情,我为此精心准备了二十年。皇天不负有心人,结局让我们十分满意。
狄万均身败名裂,抑郁而终,就连他的儿子,也被吊销了数十年寒窗苦读才得来的医师资格证。
那天下午,当我出现在冷秋凝面前的时候,我惊讶极了,我从来也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反差能有如此之大。
过去的她,美丽高贵而大方,气质娴雅,自命清高。每时每刻,不失为大家闺秀的风范。
但现在她,蓬头垢面,精神萎靡,两眼无神,那具原本健美端庄的躯体里,灵魂是乎早已不复存在。
我原本以为,我会十分高兴,高兴于她现在的这个样子。
可当我真的面对她的时候,少年时的种种,又迅速的在我脑海里重演,让我十分矛盾。
我从前坚信的那些东西,突然开始坍塌,我发现,原来我的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温度的。
自从无所顾忌之后,我常常午夜梦回,害怕自己变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人类。
现在看来,我是乎还是有那么一丁点人味的。
于是,我试探性的问她:“当年,你为什么要把沈如海介绍给我认识?你明明知道,他身患重症,很可能活不过五十岁。”
冷秋凝疑惑的抬起那双曾经十分灵动,现在却十分麻木的眼睛,对我说道:“那是他向我丈夫求来的,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他身患重症。我丈夫极力恳求,我又看他不错,才介绍给你。事实证明,他干的真的很不错,你们都很不错。”
冷秋凝冷笑着,那种笑看在眼里,让人忍不住一阵阵发慌。
以她医大女高材生的智慧,我几乎能断定,她什么都知道了。而我在这一刻也终于明白,沈如海与我之间的感情,也只不过是一场阴谋。这场阴谋最终使我深陷困局,变成了今天这样的人。
腹黑先生:拿下美妻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善良纯真过,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回不到过去。
当你上了一条贼船,漂泊于汪洋之上,微无希望的时候,也只有随波逐流,同流合污这一种选择,不然,你当时就可能被汪洋所吞没,再也没有明天。
尽管那种明天是黑暗的,最起码你还活着。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终于还是痛彻心扉,为我失去的朋友,为我失去的纯真与善良哀悼。
该失去的早已失去,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这就是我和沈如海处心积虑二十多年,所得到的结果。
但我们已然没有退路可言。我们虽然没有能从狄万均手里得到狄家的那本藏书,但我们得到了杨家的大力投资。
杨家人终于看到了我们的诚意和决心,杨绍安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他嘱咐我们再接再厉,想尽一切办法,得到那本血劫经。
现在狄万均与冷秋凝,是乎已经识破了我们的目的。因此,我们利用世交的身份作掩护,整日的守在狄家,终于努力切断了他们与自己唯一的儿子单独接触的机会。
同时,我和沈如海一人负责一个,对他们展开了强烈的心理进攻。
狄万均不堪重负,终于一命呜呼。而冷秋凝一知半解,对整件事还没有十足的了解。丈夫的身死,更让他悲痛欲绝。
我相信,在她的内心深处,他一定感到深深的悔意吧。
后悔不该把我介绍给自己丈夫的兄弟沈如海,后悔不该听我们的话,来到天心城开办诊所。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她心如死灰,很快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在我强烈的心理暗示下,她最终轻易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切尘埃落定,一个新的阴谋,又再次在我丈夫的脑海中酝酿。
我有时不免被他大胆的计划吓到,这一次也同样有这种感觉。他居然愿意牺牲我们的女儿,去完成一个更为复杂的局。
我原本是不赞同的,认为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毁在了他手里,我的女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循环我的日子。
但最终,沈如海说服了我。
我记得他说,这个世界上,谁能独善其身?除非你隐忧到荒山野岭,不然,你就要被别人所利用,或者学着利用别人。
即不想被利用,又不想利用别人的人,注定会一事无成,以失败告终。
你今天保护了她,是因为人旬她母亲,她明天一个人面对世界时,一样会被人利用。
不得不说,我丈夫是个演讲天才。在他一番游说之下,我终于答应了,这个针对狄家第三代人的阴谋,拿出了最大的,最有诚意的钓饵,我的女儿。
可我万万没想到,到最后会以失败告终,还让自己唯一的女儿,身陷痛苦之中,精神失常。
我的那些毫无底限的方法,对待这次的主角,我们沈家的上门女婿狄风的时候,却再无半点凌厉之势。
仿佛就像是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毫无着力点。
跟这个人的一番教量,我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女儿,失去了外孙,差点还失去了儿子。
我更失去了我们二十几年的心血和我心中那坚信不疑的思想。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失败,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次我们面对的,不再是人。
狄风他不是人,我一直隐隐有所怀疑。
过去我们只要不择手段,就能够实现自己的目的,自从遇见他,却三番五次败下阵来。
那时我就怀疑,我们面对的不再是人,而是狄万均与冷秋凝的冤魂,是直面我们内心的残酷。
终于,那天让我直接看到了证据,我丈夫的脸,在我眼前缓缓变成了狄风。
我的脑子里嗡得一声,炸开了。我真想大声的呼号:“狄风是妖怪。”
但我又担心,他会毫不犹豫的撕碎我,我又惊又怕,终于找回了做人的感觉,因为我终于证明了,这世上有鬼神,作人不能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