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f6j火熱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章 一劍相伴-cszu4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很快啊。
只一个冲刺,方别就已经站在了武当观之内。
连白云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作为张真人的道童,手头上自然是有功夫的。
但是有功夫也想不到方别会这么快。
当然,也和体型差距有关,如果白云生的再高大壮实一点,方别也就没有办法像揣着橄榄球一样将他拖进院子。
但偏偏白云生的娇小玲珑。
“你在做什么!”白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就让遭遇了在家门口被人劫持的经历。
而且对方抱着自己就是一个一百米冲刺冲进了家里自投罗网?
“非请莫入。”方别轻轻把白云放在地上,笑道:“所以我这不是进来了吗?”
白云这才终于正眼瞧了方别。
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方别李别,什么商离王离,那么现在,方别就教教他什么叫做社会的险恶与毒打。
“还有,以后你再听到方别两个字,你将就想想是怎么被我揣在怀里跑一百米冲刺的就行了。”少年理所应当地说道。
在教育小孩这件事情上,方别不得不说是真的很有天赋。
白云不由有些气鼓了脸,但是想到方才方别冲过来的那一瞬间,自己生平所学竟然一样都排不上用场,瞬间就又感到非常的无力。
“师父!”他回头对着不远处的三清殿大声喊道:“有人欺负我。”
如果家长离得比较近的话,叫家长是一件真的很吓人的事情,尤其是当家长还很厉害的情况。
不过等到白云的声音落下,三清殿中仍然没有人出来。
“这个。”白云愣了一下,随后又叫了起来:“大师兄!大师兄出来了!”
“有人欺负我。”
方别静静站在白云的面前看着他的表演,而白云自己终于有点站不住了。
一代邪帝
“那个。”白云看着方别:“好吧,我认输了。”
在没有办法召唤队友痛击敌人的前提下,他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处理方别。
方别笑了笑:“所以说拜访要有正确的姿势。”
这样说着,方别望向前方的三清殿轻轻开口道:“晚辈方别,前来拜见张真人。”
方别的声音很轻,但是却附加着横绝的内力,音波一路向前,笔直通畅无碍。
而随即,三清殿中响起了一个老者的声音:“白云可还好?”
老者声音刚出,白云就赶忙跑了过去,而方别静静等在原地,听到了殿内的脚步声渐渐传来。
“师父,就是他闯的门。”白云跟在一个身穿洗的快要掉色的布道袍的老者身后走了出来,一出来就指着方别告状说道。
方别看着这个老者,双手抱拳行了个见面礼:“晚辈方别,见过武当张真人。”
白云在张不平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出来:“师父,打他!”
“远来是客,这不好吧。”张不平笑吟吟地说道。
“晚辈千里迢迢而来,正是为了讨打来的。”方别看着张不平认真说道。
张不平不由笑了起来:“千里而来讨打,那这皮是真有点痒痒了。”
这位武当的张真人布衣草鞋,简朴至极,其名为张不平,但是看起来是真的有些过于平凡了。
他两手空空,清瘦矍铄,只有眼睛格外的锐利有神。
“我来请张真人看看我的剑。”方别望着张不平继续说道。
“剑呢?”张不平问道。
“在手上。”方别这样说着,伸手,一柄长剑瞬间从衣袖中弹出来,随即被少年握在手中。
这种变戏法一样的本事让白云看得津津有味,毕竟白云在山上已经无聊到开始看蚂蚁,一时间看到方别的戏法,瞬间开心了许多,几乎要冒出星星眼了。
不过自己的初衷依然没变:“师父,打他!”
“他欺负我!”
张不平回头摸了摸白云的头:“不要天天打来打去的,打架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再说,如果这位方小友想欺负你的话,他大概有很多欺负人的办法。”
这样说着,张不平看向方别手中的剑,点了点头:“稍微有点意思。”
“那我现在能对真人出剑吗?”方别问道。
张不平点了点头。
然后方别再无半点犹豫,他握剑在手,瞬间前突斩出。
方别永远就只有这一剑,就好像程咬金的三板斧一样,如果不是天下排名前二十靠前的好汉,那么连三板斧都接不下。
可是眼前的张不平两手空空。
如果偷袭的话,对方手中没有武器当然是最好的时机。
即使是方别,也要先确认一下张不平是否准备好了。
方别知道自己的剑很厉害,强如宁欢汪直这样的存在,面对方别的剑,也必须用兵器与之对抗才能够勉强维持。
但是张不平手中不要说剑了,连一把拂尘都没有。
不过张不平点头了,那么方别就会选择毫无保留地出剑。
因为他是张不平。
被许多人怀疑可能是整个江湖最强的那个人,或许没有之一的存在。
少年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前扑,这一瞬间白云才明白刚才方别是真的和自己闹着玩的。
当这个少年真正准备攻击乃至于杀人的时候,他的目光与气势,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铛!”
空气中传来了一声轻响。
就好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方别握剑回荡,不可思议地望向张不平:“真人,这样都可以吗?”
面对方别势在必得的一剑,张不平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根有些枯瘦如同树枝一般的手指。
张不平伸出手指,面对方别那如同雷霆一般的斩击,只是轻轻一挡一别,以慢打快,四两千斤之势,瞬间便抵消了方别的斩击乃至于借力将方别弹开。
这一切说起来容易,但是身体力行做起来又何其之难。
接化发就三个字,但是如果真的能够做到的话,那是毫无疑问当之无愧的武学大师。
“好剑。”张不平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然后开口说道。
“让真人见笑了,晚辈持剑尚且敌不过真人赤手,是晚辈输得心服口服。”方别由衷说道。
张不平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方别的剑砍别人的时候,哪怕说对方能够勉强接下,但是方别长久所受到的训练和应变,能够让他在最快速度砍出来第二剑,乃至于第三剑第四剑,最后一剑一剑连起来,每一剑都是无懈可击的一剑。
直到把对方砍死为止。
这就是方别所琢磨出来的如果三板斧没有砍倒对方怎么办。
三板斧砍不到那就只能四斧五斧乃至于一千斧,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要砍得多,就算是钢铁也会被砍碎。
更何况是人。
但是面对张不平,却敌不过对方随手伸出来的两根手指。
方别下意识地就想到了秦。
如果拿这一剑去砍秦的话,会不会有类似的结果?
“你的剑我是接下了,但是接下并不意味着你的剑不好。”张不平看着方别缓缓说道:“大开大合,一往无前的剑有很多,但是能够臻至到这个地步的剑却很少。”
“这一剑你练了多久了?”张不平问道。
方别看着眼前的老人,沉默了片刻,然后回答说道:“十年。”
“你有很想杀的人吗?”张不平又问道。
方别摇头:“没有。”
方别从来没有什么想杀的人,他所想的,只是能够杀掉那些想杀他的人罢了。
“那么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人了。”张不平叹息说道:“能够练出来这样的剑,要么有一心想要杀死的人。”
“要么就是有想要拼命去保护的人。”
方别不说话。
因为张不平说对了。
当别人说对了某件事情的时候,如果不想狡辩,又不想承认的话,那么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选择了。
如果有一个人对你很重要,她又很厉害很厉害,厉害到自己感觉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到她现在的境界,那是真的很绝望的事情。
但是你又看着她每天都很辛苦地在风雨之中拼杀,用命去换下一刻的生存。
所以不想当累赘,乃至于可以站在她身前替她遮风挡雨的想法,就会油然而生。
方别最终选择了最快最速成的这条道路。
但是现在,方别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那就是他的一剑不够强。
当然——一剑是已经足够强了,说一剑不够强多少有点凡尔赛的味道了。
如果说有一剑天下间只有不到二十个人能够接住,并且只有不到十个人能够接住并且有反击的机会,那么这绝对是会被天下人所蜂拥争抢的武功秘籍。
但是方别的一剑并没有什么武功秘籍,他只是将挥剑这件事情做到了尽善尽美的打磨,这背后是十年只练一剑的努力。
可是方别的一剑终究不可能像是某位光头老师的一拳那样可以肆无忌惮无视法则地秒天秒地,他的一剑是在配套内功和高深悟性外加长期的观摩练习改进之后的结果,如今已经到了绝对的瓶颈。
方别已经几乎将这一剑的潜力发掘到了极致,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提高的办法了,方别用了十年的打磨练出了这一剑,但是,就算方别再每天挥剑一千次再挥上个十年,方别的一剑能比现在更强吗?
当然能。
但是能强多少呢?
方别自己知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少年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精通一门高深的武学招数,毕竟越强的武学就越需要时间来打磨,并且这个世界上最难受的莫过于你花了二十年的功夫练成了龙象波若功第八层,却发现出来之后还是一大堆人打不过。
如果要论武学的精深程度,无论是宁欢所修炼的大悲赋还是说秦的独尊功,都要比方别的三五神功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而方别所要做的,就是用自己更差的武功,更短的修炼时间,来尝试去打败那些百年来整个江湖最了不起的那一批人。
这一切,是真的有点太难了。
面对沉默的方别,张不平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你发现,你的这一剑慢慢变得没有办法帮你打败那些更加强大的敌人,但是你自己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是不是?”
张不平问道。
方别点了点头:“所以我想从这个世界中用剑最好的那群人中找到答案。”
张不平笑了起来:“那你为什么要找我?”
“剑法之精妙,天下以白浅为首。”
“剑道之高远,江湖莫过于商离。”
“虽然老道我会一点一鳞半爪的剑法,但是和这两位比起来,我的剑法是真的微末小道,你来找我是真的找错人了。”
“但是您最强。”方别看着张不平说道。
“找最强的人去探讨,多少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最强?”张不平笑了笑:“谁说的,老道我第一个不承认。”
“您接下了我的这一剑,在我平生砍过的人中,您是接这一剑最轻松的人。”方别看着张不平认真说道。
“在我来见您之前,其实我也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究竟有多强心中没有什么定数。”
“因为所有见过您的人都认为您很强,我这个从来没有见过您的人也只能相信那些人的话。”
“有位我很喜欢的人说过,想要知道梨子的味道,是需要亲口尝一尝才知道,所以我就过来尝了。”
方别看着眼前布衣的老道。
“我尝过了,并且得出了和他们都不一样的看法。”
少年慢悠悠地说道:“我认为您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加强大,只不过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您比他们强上那么一点点。”
“不过当您对每个人都是只强一点点的话,您究竟有多强,就是一个非常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毕竟您从来没有真正公开和人打过架。”
张不平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我倒不感觉自己有那么厉害。”
“不过对于你的这一剑,我倒是有一个不错的主意,你可以参考一下。”
老道看着方别说道。
“什么主意?”方别问道。
“让一剑变成真的一剑。”张不平看着方别,一字一顿说道。
方别站在原地,一瞬间如同冰水从头浇过。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一剑?
什么是真正的一剑?
“杀人,只用一剑就够了。”
“为何要出第二剑?”张不平看着方别问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