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第76章 鏡神的遊戲推薦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那面镜子摆在客厅中央,一打开防盗门就能看见。
镜面上映照不出人影,但是写了四个字——擅动者死。
“照不出人的镜子?这镜子还正对着门?”
韩非很少看见这样的布置,因为这在风水上是犯忌的。
镜子反光,家中的财气、吉气都是从大门进来的,倘若镜子正对大门摆放,那么财气和吉气会被反射出去,久而久之可能会影响屋主的事业和财运。
“擅动者死的意思是不让触碰镜子,还是说不让在屋里随便乱动?”
韩非顾不上那么多,他首先想的是把防盗门给关上,保证自己的安全,可他转身关门的时候才发现这扇门的锁被人为破坏了。
“糟了!”
外面的变态疯狂撞击防盗门,韩非拼尽全力用身体顶着房门。
“这么下去我可能会被堵死在屋子里!”对方有三个人,韩非的力气本来就比那些外来者小,他眼看着房门被一点点推开。
“躲到1074的其他房间里也不安全,我想要摆脱困境,只有利用他们进门的瞬间,冲出去!”
韩非紧咬着牙,他在房门被推开一掌宽的时候,主动后撤。
“嘭!”
沉重的防盗门撞击在了墙皮上,韩非突然后撤,导致门外的三个变态杀人狂来不及卸力,他们也全部进入了屋内。
韩非本想借这个机会逃出去,但三个杀人狂一窝蜂的冲来,他只能后退。
在身体移动的时候,韩非的后背不小心触碰到了立在客厅正中间的镜子。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触发G级隐藏任务——镜神的游戏!”
“镜神的游戏(G级隐藏任务):任务开始后,镜子当中的你会模仿你的第一个动作,当他成功模仿过后会新增添一个动作,你需要做出这个新的动作,然后再添加一个动作让镜子里的你来模仿。以此循环往复,在不出现失误的情况下,坚持十分钟,任务成功。”
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任务提示,韩非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
完成任务可以离开游戏,但问题是身边还有三个变态杀人狂。
“我真怀疑黄赢是在骗我,这深层世界里似乎随处都是隐藏任务。”
在韩非身体触碰到那面镜子之后,镜子当中逐渐浮现出了四道身影,他们有些模糊,正好对应着此时站在1074房间里的四个人。
韩非收到了任务提示,所以他没敢乱动,但那三个外来者不一样,他们看见韩非愣在原地,立刻朝着韩非冲来。
可就在他们迈出第一步后,镜子里的他们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不过镜子里的他们迈出第一步后,全部停了下来,然后抬起头露出了自己阴森的脸。
长相阴柔的男人首先发觉不对,他没有继续往前冲。
其中一个浑身是疤痕的变态杀人狂已经完全被杀意支配,他眼中只有韩非,他迫切的想要把韩非切碎。
嘴里发出古怪的嘶吼,他没有在意镜子,宛如野兽一般把刀刺向韩非的脖颈。
可就在他距离韩非两三步远的时候,一条条灰色的手臂突然从镜子里面伸出,死死抓住了他的身体。
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最后一点点被拖进了那面镜子当中。
“呯!”
那个外来者手中的刀子落在了韩非面前,他就好像从来没有在屋子里出现过一样,就这样消失了。
屋子里一下变得十分安静,剩下两个外来者和韩非谁都不敢乱动了。
“这面镜子好恐怖。”韩非打了个冷颤,外来者力气比他大很多,但在镜子面前只挣扎了几秒钟:“孟诗还说七楼不危险,光这一面镜子就足够可怕了。”
镜子非常诡异,但它也有个缺点,自身不能移动,再加上镜子上写有警告的话语,正常人应该不会自己来找死。
韩非和外来者会触发镜子完全是个意外,他们都不知道这镜子的可怕,正所谓无知者无畏,等知道后才会后悔。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我會修空調-第76章 鏡神的遊戲閲讀
屋内三人谁都没有动,大概十秒过后,镜子当中的灰色手臂又冒了出来,镜子里的三个人全部露出了阴森的鬼脸。
那个阴柔男人皱眉盯着四周的一切,当他抬起头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的时候,几乎要伸到他面前的灰色手臂消失了。
“我需要和镜子里的人做相同的动作?”阴柔男人很聪明,他见伸向自己的手消失不见,立刻开口说明。
幸存的那个伤疤男也明白了过来,他也抬头看向了镜子,不过他眼中的杀意丝毫没有减少。
伸到两个外来者面前的灰色手臂全部缩了回去,唯有韩非面前的手臂越来越多。
“看来不能长时间站着不动,大概十五秒内如果不做出一个动作,灰手就会出现。”韩非默默往门口那里退了一步,镜子中的他也往门口退了一步,然后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刀子。
看见对方捡起了刀子,韩非心里有种很不祥的预感,假如对方往身上捅了一刀,那自己是不是也要跟着去做?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个游戏表面看着很简单,但仔细一想其实非常可怕。
“如果不做动作,间隔十五秒后灰手才会从镜子里出来!你们做动作不要做的太快!”韩非主动开口朝屋内另外两人说道,他这么做根本不是关心对方,只是想要尽量多的拖时间。
两个外来者根本不相信韩非会如此好心,他俩采取了不同的行动。
伤疤男朝着镜子一步步走去,阴柔男则在不断接近韩非。
“你们不就是想要那个血红色的虫蛹吗?我给你们,那东西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大家不要内耗,就算你们想要杀我,等到脱险了再杀也来得及,犯不着搭上自己的命。”韩非不想在做任务的同时,被两个杀人狂围攻,所以他榨干了脑汁想要说服对方。
“亲邻互助山成玉,乡里合作土变金!不如我们暂时放下成见,先一起想办法活着离开怎么样?”
“真要是魂飞魄散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韩非的苦苦劝说下,那个阴柔男人放慢了动作,但是那个伤疤男却好像完全丧失了理智一样,他一步步走到了镜子前面。
等轮到他做动作的时候,这个人举起手中的刀子狠狠砸向了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