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還剩三分鐘熱推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
乾七等人差点炸开。
啥意思?
骂他们有病?
你才有病,全家都有病!
“苏兄,公平打赌,输不起,不接便是,逞口舌之快,有失身份吧!”源海冷哼。
“你们误会了!我是个医师,突破前,喜欢帮人看病……算是一种仪式,如果你们以前有伤病、暗疾之类,我可以帮你们治疗……”
苏隐解释道。
还真不是辱骂对方,丹田内的太极图,目前有两条融合了五种以上技艺的灵气,分别是:炼器、师道、阵纹、炼丹、医道、乐道的融合,以及绘画、医道、毒师、阵纹、封禁的融合!
想要快速提升修为,只有想办法让这两条灵气融合!
而这两条,都有医道之气和阵纹……也就是说,只要找到病人,配合阵纹之类,就十之八九可以成功。
“仪式?”乾七等人带着疑惑。
突破还要仪式?还需要帮人看病……这不是给人看病,是自己有病吧?
“不信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把脉,真有暗疾之类的病症,也能提前察觉,提前治疗……”
苏隐面带难色:“没有仪式,我就无法突破,刚才的赌约,就只能作罢……”
“好,你帮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这位到底搞什么鬼,乾七等人对望一眼,溧阳向前一步,伸出了手臂。
把个脉而已,又没啥大事,万一这家伙以此为借口不赌了,岂不白折腾半天?
苏隐手指搭了过去。
正常修炼者想要进步,需要逆天改命,经历无数战斗和生死,这种情况下,多多少少都会留有一些暗伤,难以治愈。
所以,只要检查,不可能查不出问题。
仔细感应,片刻后,苏隐道:“如果我没看错,你体内有一道不属于你的力量,与修炼相冲,对你来说,以前有好处,而现在,算是坏处了吧!”
“这……”
本以为对方在故弄玄虚,听到这话,溧阳瞳孔一缩,满是不敢相信。
他之所以是大陆有名的天才,天资不错,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一次机缘!
一道从灵渊长河中得到的真元,进入体内后,能加速淬炼灵气的速度,并且给他提供突破时的感悟。
正因如此,才能突飞猛进,年纪轻轻就达到虚仙境。
不过,有好处也有坏处,以前还不觉得,直到突破虚仙之后,感觉自己修炼的真元,成了对方的滋养,溧阳有些害怕了。
找了不少医师,都查不出所以然来,联盟的九品医师,都被找了一遍,同样没有结果。
没想到,这少年,只是把了个脉,就探查出来……真的假的?
“这道力量,大量吞噬你炼化的虚仙真元,让你吞服再多的宝物,都进步甚微……没猜错的话,你进步没以前那么快了吧!”苏隐继续道。
虽然只学过兽医,但只要关键点想明白,和人类结合在一起,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对方这种情况,和猪肚子中长了寄生虫一个意思,并且还是个挑食的寄生虫。
以前粗茶淡饭的时候,对方不理会,还能帮他快速进步,现在达到虚仙了,对它有用了,自然要全力吞噬。
“是……可有救治之法?”再没了之前的骄傲,溧阳连忙道。
自从突破虚仙,他的进步速度一泻千里,以前两、三个月就能突破的一个小级别,现在至少需要花费两、三年,甚至更久……
正因如此,同为超级天才,他到现在,不过虚仙三重初期,远不如乾七等人,而仔细说起来,他踏入虚仙的时间,远超过对方。
“当然有,吃点打虫药就好了……”苏隐道。
“打、打虫药?”
溧阳一呆。
修炼到他们这种地步,移山填海,百毒不侵,吃打虫药……能弄掉真气?真的假的?
“嗯,你体内的那道是真元,也不是真元,猜的不错,已经有了自我意识,不趁早打掉,任其成长起来,会将你直接吞噬,最终生死都不由自己控制!”
苏隐解释。
对方那道,极有可能是一道真仙留下的残破真元,蕴含了真仙强者的领悟,对刚开始修炼的他来说,的确帮助很大。
待他达到虚仙后,修炼的力量,已经能够滋补对方了,自然会被吞噬,伴随吞的越多,这道真元,逐渐诞生了自己的意识,最终取代这位溧阳,实现夺舍。
按理说,真元是没有自我意识的,这道却诞生了,说它不是真元,而是生命,也不算过分,所以苏隐才有了刚才的话语。
当然,正常情况下,真仙强者的真元,别说普通人了,就算虚仙强者吞服,都会立刻爆体而亡,这位能够活下来,并且快速进步……机缘之好,让人羡慕。
“还请……苏兄出手相救!”
见对方说出了他的担心,溧阳再不废话,躬身到底。
“其实也不难……我现在列出药材,你尽快寻来,一会就能治好!”
苏隐说完,取出纸笔,很快写了一大堆药物。
养猪、养动物,都需要给它们打虫子,对于一个合格的兽医来说,十分容易,当然,想要融合诸多技艺,还需要弄出一个不一样的配方。
“我这里能凑齐一大半,绝渊城是人类最后的屏障,每天都有人受伤,药材找齐不难,苏兄在这里稍等片刻……”
很快将纸张上的药物看了一遍,溧阳虽然觉得奇怪,还是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绝渊城虽然没有炼丹堂,但炼丹师、医师却有不少,而且很多都达到了九品级别,对方写的药材,虽然有几株很珍贵,却不算稀少,找起来应该不难。
“……”
乾七等人见这少年把了把脉,随口说了几句,溧阳就乖乖去做,恨不得奉为偶像,全都对望了一眼,各自皱眉。
“看来这小子,的确有些本事……”
赵迅传音过来。
乾七、源海同时点了点头。
没有本事,不可能十七、八岁的年纪就修炼到永恒境,更不可能让古灵儿这么高傲的人,如此钦佩。
“现在怎么办?”赵迅继续问道。
“我自有办法!”乾七哼道。
作为情敌,对方越优秀,压力就越大,既然如此,那就从萌芽状态将其消灭。
想到这,不再顾忌,抬头看了过来:“苏兄,你说半个时辰能够突破,万一治病拖上几个月,难不成我们也要干等?”
知道对方担心什么,苏隐微微一笑:“这倒不用,溧兄找寻药材回来,开始计时就行了!”
“药方我们没看,若是其中有很多稀有药物,需要等上几年才能开花结果呢?”乾七道:“既然治病只是你突破的仪式,那么从现在开始计时,应该没问题吧!”
苏隐皱眉。
“怎么?想反悔了?反悔也行,只要你答应不再见灵儿姑娘,这次的赌约就此作罢……”
乾七嗤笑。
“既然你有这样的顾虑,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思索了片刻,苏隐答应。
他写的药材,都不算稀少,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凑齐,从现在计时,也不算什么。
“那就好……”乾七淡然一笑。
突破本就不容易,再加上买药材,治病……半个时辰怎么可能够!
等了十多分钟,溧阳果然急匆匆的走了回来,所需的药材,已然全部凑齐。
见他找的分毫不差,苏隐松了口气,手腕一翻,一个铁块出现在掌心。
还以为他会取出炼丹炉、药鼎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取出这东西,乾七等人全都面面相觑,有些发晕。
不理会几人的表情,苏隐手腕一翻,一个铁锤出现,连续几下,铁块就变成了铁锅的模样,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槽。
“这是……锻造药鼎?”
所有人嘴角同时抽搐。
这都要治病了,才打造药鼎……不是来搞笑的吧!
药鼎,兵器的一种,锻造起来极其复杂,哪怕九品级别的炼器师,想要做一个,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现在才开始……真的假的?
而且,这东西对材料的要求也很高,各种珍稀矿石,各种宝物,缺一不可,这家伙只用普通的精铁,就算能够锻造出来,也肯定级别有限,承受不住高温炭火的灼烧!
正在奇怪,就见少年只砸出凹坑就停了下来,取出毛笔在铁块的下方,画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图案。
“这是阵纹……和封禁?”
乾七等人更加晕了。
既然要锻造,那就继续捶打,连半成品都没做到,就开始画阵纹……就算画阵纹没问题,可应该用刻刀,而且遵循阵图吧……
弄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图像干什么?
“到底在搞什么?”
不仅乾七等人,就连溧阳也满是不解。
好不容易将药材找齐,不应该立刻炼药吗?又打铁,又画阵纹,想什么呢?
不管众人的震惊,将准备工作都做好,苏隐这才将弄好的“铁锅”放在炉火上灼烧,自己则来到药材跟前,根据药性进行搭配。
融合的灵气,牵扯了炼器、师道、阵纹、炼丹、医道、乐道、绘画、毒师和封禁,九种技艺,想要让它们可以移动,就必须做出对应的职业。
果然,伴随他用精铁锻造,炼器灵气可以移动,伴随毛笔绘画阵纹、封禁,绘画之气、阵纹之气、封禁之气,也可以控制起来。
见猜测成功,苏隐眼睛放光,快速分拣药物,同时团汤圆,让医道和炼丹之气,也可以掌控。
他满是认真,乾七等人都有些抓狂了。
不修炼,要治病,我们可以忍,不炼器,去配药,我们还可以忍……可和面团汤圆,的确忍不了啊!
这特么哪里是治病,简直就是在羞辱……
“还有多久?”
满是郁闷,赵迅忍不住问道。
“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他输定了!”源海道。
从刚才开始计算时间到现在,已经过了差不多两刻钟,半个小时,距离打赌所说的半个时辰,只剩下一半的时间。
这么短时间,用心突破都做不到,还在弄乱七八糟的事……
真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对,我虽然没学过医术,但对药物、药材还是了解一些的,他拿的那株,是黑鹰草吧?”
正在疑惑,源海突然道。
“是!”溧阳点头。
他购买的药材,知道名字。
“没记错,这东西好像拥有剧毒……”源海接着道:“还有那株断魂花、七步草、同心蝉蜕、阴阳木……似乎都是剧毒之物!”
他不说众人还没意识到,一解释,全都嘴角抽搐。
虽不是医师,不会治病,但也被人治疗过,不用有药性的药材,而用毒药……这家伙干什么?
“难道不是给你治病,而是将你毒死?”源海看过来。
溧阳说不出话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也晕了。
正常情况,对方能够一口说出他的病症以及来源,应该可以治疗,但……弄出这么多毒药干什么?
这是联盟,自己的身份也不低,真要下毒,自己也很难逃的掉吧!
“单独是毒药,融合在一起,也许可以配制出有奇效的药物,我记得不少特殊的药材,就是这样弄的……”满是尴尬,溧阳只好自我安慰。
此时,少年已经分拣完药材,一株株的向“药鼎”中扔去。
熊熊!
药物与已经炙热的药鼎一触碰,立刻燃烧出熊熊火焰,慢慢的开始融化。
“好高的温度……”
见平常炼化极难的药材,眨眼功夫变成汁液,所有人全都目光一凛。
这温度很可怕,就算是他们,都未必扛得住。
“不对……”
突然,乾七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刚才用铁锤砸的是普通精铁,放在如此炙热的火焰上灼烧,按道理应该早就融化了,怎么一点模样未变,还能淬炼药材?”
再次愣住,众人齐刷刷看去,同时皱眉:“对啊……”
眼前的炉火,是刚才溧阳寻找药材时带过来的,温度极高,中品灵器都很难坚持得住,对方只是将一块废铁,敲了几下,形成的“药鼎”,早就应该承受不住变成铁汁了,怎么一点模样都没变?
还是之前黝黑的样子,甚至上面的锈渍都没有变化?
沉思了一下,源海道:“应该和他用墨汁绘画的阵纹有关,还有一点……你们发现了没,咱们距离这么近,竟然没闻到丝毫的药香……”
众人再次愣住。
如此近距离的淬炼药物,而且还是敞口的“药鼎”,药香应该飘的到处都是,可现在,丝毫都嗅不到……说明药物的药性,被完美的封印在“锅”内,一丝都没散出来!
这就有些可怕了!
炼丹炉,之所以有盖子,周围密封,就是让药性不散出来,一个敞口得锅,也能做到,明显有问题。
“是他画的那些封禁图案……将‘药鼎’周围的空间都封印了,别说药香,连火焰的热度都没办法散出……”
仔细看了一会,反应过来,乾七道:“不信的话,你们看锅内的火焰,并不是向上燃烧,而是抱团燃烧……如同被无形的屏障囚禁了一般!”
众人齐刷刷看去,果然看到药材燃烧形成的火焰和浓烟,圆球一般的悬浮在锅的上方,一丝一毫都泄露不出去,甚至周围都没有半分炙热。
“他用毛笔随便画的阵纹、封禁……不仅有效果,威力还不弱?”
算是明白过来,赵迅瞪圆了眼睛。
阵纹,都是用刻刀雕刻在灵兵上,封禁大多使用真元编织……用毛笔随便画,居然也有效果,而且还能禁锢空间……这也太逆天了吧!
“虽然不想承认,却也不可否认,这是事实……”乾七苦笑。
说实话,他现在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种在他看来,完全不可思议的事,对方竟然轻松就完成了……真不知到底如何怎么做到的。
随便把脉,就能看出溧阳体内的病症,随便乱画,弄出阵纹和封禁……不得不说,这位苏天涯,尽管修为不高,手段的确不少。
“也有可能和墨汁有关,据说有些宝物调制出的墨汁,就有这种特殊的功效……”源海道。
众人点头。
不过,不管什么原因,这位少年的可怕,已经体现了出来,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快看,药材淬炼完了,他将汤圆扔了进去……”
正在感慨,一个声音响起。
乾七再次看了过去。
和对方说的一样,此时的少年,已经将所有药材全部淬炼完毕,将刚才团好的汤圆倒了进去。
同一时间,再次取出铁锤,对着“药鼎”开始敲击。
叮叮咚,叮叮咚!
金铁交击,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响。
“……”
再次对望,乾七等人更迷茫了。
这是……把锅当编钟来敲?
“火焰的温度不同,铁的韧性就会发生变化,再加上药材的滚动,导致每次敲击声音都不一样,可以形成乐曲,可……这样做,为了什么?”
源海喃喃自语。
不得不说,对方敲击的音乐,十分动听,给人一种悦耳的享受……可谁能告诉我,这玩意有啥用?
对炼制药物,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难不成,药物也需要听音乐?
轰!
正满头雾水的时候,少年停住了敲击,轻轻一抓,封禁消失,空气中发出“啵!”的一声,几枚丹药,顿时悬浮而起,周围一圈圈白色的丹云,激荡不休。
“丹云级丹药?”
瞳孔收缩,四位大陆最顶尖的超级天才,再次愣住,说不出话来。
丹云级丹药,是最顶级的丹丸,他们只在传说中听过,从未亲眼见过,眼前这位少年,竟然轻松炼制成功……
难道……这种级别的药物,不能用正常的丹炉?只能用一口铁锅,才可以做到?
真要这样,消息一旦传出,必然轰动大陆,让无数炼丹师为之疯狂。
“呼!”
苏隐这边,见丹药成功,忍不住松了口气,微微一笑。
炼器、师道、阵纹、炼丹、医道、乐道、绘画、毒师、封禁……九种灵气,已然可以动用八种,就差师道一个了。
只要这个也完成,就可以轻松将两道灵气融合,从而顺利突破。
轻轻一抓,空中悬浮的丹云级丹药,被抓在掌心,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溧阳。
“这是给你炼制的打虫药,直接服用,身上的病症就可以解决……”
随手解过,溧阳眨巴眼睛,脸上露出纠结之色。
虽然是丹云级别的丹药,世所罕见,可里面融合了很多毒药,毒性之大,就算是虚仙境强者,也未必扛得住。
吃了真的能够解决隐患,而不是将自己毒死?
“苏兄,时间不多了,只剩下不到一刻钟……”
正在纠结,一侧乾七的声音响起。
从开始计时到现在,已经过了接近五十分钟,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然快要结束了。
时间结束,苏隐还没突破,就说明他打赌失败。
“我知道……”
微微一笑,苏隐并不着急,而是抬头看向眼前的溧阳,带着疑惑:“你不是被病症困扰许多年了吗?为何不吃?”
根据他的诊断,对方被那道真元,困扰许久了,此时有了药,能够治疗,应该不会犹豫才是,为何这么纠结?
“黑鹰草、断魂花、七步草、同心蝉蜕、阴阳木等东西蕴含剧毒吧……”
咬了咬牙,溧阳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见他担心的是这个,苏隐轻轻一笑:“我刚才就已经说了,你体内的东西,伴随不断吞噬你淬炼的真元,已然有了自己的意识,算是生命体了,想要彻底解决,只能想办法驱逐体外!”
“不过,这样做的话,等于将你这些年修炼的力量,消耗一空……白白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最好的办法,并不是驱赶,而是……将那道真元诞生的意识毒杀!”
“这样,真元依旧会留在你体内,非但没带来坏处,反倒成就了你……只要成功,短时间内,连续突破,不算什么!”
“这……”
眼睛瞪圆,溧阳这才明白过来,脸上满是尴尬:“多谢苏兄……如果真能解决病症,必定感激不尽,以后有所差遣,必然遵从!”
说完不再纠结,仰头就将丹药吞了下去。
对方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再畏首畏尾,也没资格称为“天才”!
咕咕咕!
丹药入喉即化,下一刻,就感到一股温暖的热流,对着体内那道让他害怕和惊恐的真元涌了过去。
轰!
耳朵中,听到一声巨大的鸣响,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
“溧兄……”
众人一愣,全都急忙看过来,再次看向苏隐,眼神带着不善。
“无妨……”
微微一笑,溧阳连忙摆手。
吐出鲜血的他,并未感到受伤,反而感到一阵轻松,好像去掉了身上的麻袋和负重,全身的力量快速流经全身,说不出的舒爽。
真元运转,那道困扰他许久的真元,一声轰鸣,爆炸开来,化作一团团热流,滋养全身。
咔嚓!咔嚓!
本来禁锢在虚仙三重的修为,眨眼功夫突破开来,整个人的气息,立刻肉眼可见的迅速飙升!
虚仙三重巅峰!
虚仙四重!
虚仙五重……
“突破了?”
“进步这么快?”
身体僵直,乾七等人一个个瞪圆了眼睛。
吃了一枚丹药,就当场突破,而且无视等级限制……这也太可怕了吧!
难道真如少年说的那样,解决了对方体内的病症?
不知过了多久,溧阳晋升的修为停了下来……虚仙六重巅峰!
一番进步,竟然直接超过了乾七,成了四人之首!
也难怪,这些年修炼的力量,都被那道真元吞噬了,现在反馈回来,等于这些年的积累加在一起,自然势不可挡。
当然……
因为没提前准备,浪费了不少,否则,单凭一道残破的真仙真元,就足够他冲击虚仙九重了。
“多谢苏兄……”
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变化,溧阳激动地眼睛透红,“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眼中的感激,再也按耐不住。
对方毒死真元,不但帮他提升了修为,还等于救了他的性命……
这份恩情实在太大了,粉身碎骨都难以报答。
“太客气了,快请起……”苏隐连忙将其扶起。
“苏兄对我有再造之恩,以后无论让我做什么,都不会违背……”站起身来,溧阳目光坚定。
这样说的意思是想告诉乾七等人,此刻的他,已经和这个少年联合,再不与其为伍了……
“举手之劳而已……”微微一笑,苏隐话音未落,乾七略带冷淡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能帮溧阳治好病症,的确有本事,但……距离约定,只剩下三分钟了,貌似……你距离突破,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虽然对这个少年,没了那么多敌意,也佩服了不少,但……感情是不可能让的!
半个时辰结束,对方还没突破永恒三重的话,就输了,再不能打扰古灵儿……
“只剩三分钟?”
没想到给自己治病,耽误了这么久,溧阳脸色变得煞白。
“足够……”
不理会他的紧张,感受到对方刚刚突破,那道师之气也可以运转,苏隐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