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547 敬畏讀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当张凡上场做查体的时候,说实话在中庸大学的朋友圈没啥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七年抗战才考上大学的学生在做查体呢。查体这个玩意就好像地下交易。
懂的人你不说他都懂,不懂的人,你说的天花乱坠,他还以为你套路他呢。
扣人心弦的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547 敬畏看書
可当卢老头做查体的时候,大家就激动了。货是一样的,可卖货的人不一样啊,等到了吴老头上前的卖货的时候,好了,大家都上头了。
转发,凑热闹,一时间,中庸大学的医疗圈都乱求了。
刚开始的时候是:快开看啊,吴院士和卢院士现场教学了。
第一波的转发大家都忽略了张凡的存在。
结果转着转着,感觉这个气势不够。第二波直接变成了:不好了,裘派在茶素吹哨子了。
第三波直接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完了,青鸟附医完了,方东完了,当家人被挖!
娱乐至死的年代,吃瓜群众永远是最热心的。然后但卢老和吴老拍着张凡肩膀的视频被狗头同学发出去以后。
张凡的爸爸在中庸医学院成了一个谜一样的人物。
“这个黑小子是谁?他爸爸是谁?”
当然了,这都是连圈内人都算不上的学生们,而正儿八经的医疗圈的人这个时候有想法了,特别是普外还没建树的一些硕士博士狗有点想法了。
“老班,我不知道啊,我给你问问去?”狗头同学收到了辅导员的信息,辅导员的信息不能不回。
“好,最好把张院的微信也要到,拜托了,今年有几个优秀团员名额,我替你看着点,你今年进步很大,如果有这个名额以后不管留校还是再进一步入党,都很方便的。”
狗头同学眼睛都红了!
他的辅导员目前是留校博士,如果在其他一般的学校,等着一级一级升职称就完了,这辈子也就安定了。可在中庸这种大学就不行了,不进则退。
博士第一年不能毕业,给你一年机会,如果还不毕业,对不起改干嘛干嘛去。晋升职称也一样,只给两次机会,如果升不上去,对不起,去其他学校吧。
所以,最早的卖惨,不是在娱乐界,也不是什么起点穿越界,什么出生父母双亡,什么孤儿院怎么了。
真正最早卖惨的在高校,一些博士毕业的论文,但可进,可不进的时候,这个时候就要靠自己的大佬说话,而且自己也要努力的卖惨。
比如论文答辩后,评委们要举手,这个时候博士的大佬就说话了,虽然XX同志的这次论文质量不是特别的有深度,但是,XX同志在工作中还是很努力的,而且他现在身体都不好了,说着然后拿出癌症的CT给各位评委大佬看。
大佬们一看,算了,让过吧,毕竟CT都带来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醫路坦途-547 敬畏推薦
有几年博士圈都有句话说,想毕业得带着CT去!
而狗头同学的辅导员,情况差不多,他也是搞肝胆的,他的前辈们卖惨已经成套路了,大佬们已经开始有点免疫了,而且肝胆在华国很凶的,所以他想着找个好一点的科研项目搞一搞。
他的大佬不是太厉害,所以这位辅导员已经游走在被辞退的边缘线了。可今天,他动心了,茶素医院是他们学校的教学医院,本来大家都觉得这个名额给的太勉强,甚至有一种校领导吃了饭的感觉。
可现在看到张凡和肝胆顶级大佬的亲密的样子,一些不知情的人,现在明白了,人家有底气的。
医疗圈和医疗教学圈,有交集,但又有不同。
顶级医生既在医疗圈又在教学圈。
他们在医疗教学圈当评委的时候绝对不提飞刀的事情。所以医疗教学圈相对还单纯一点。
所以张凡在教学圈不出名。
但,这个时候有心人一打听后,教学圈的一些中间层,都知道了,祖系弟子竟然在茶素!
不光狗头同学被人许诺了好处,好多在茶素的学生不约而同的接到了他们师哥师姐的飞信,一个要求,就是想办法加到张凡张院的微信,或者电话。
吴老检查完后,对着张凡轻轻说道:“你可以出师了!”
“哪里啊,师哥,他还不行,你千万不能再夸他了。”卢老头着急了。
“呵呵,我说的是诊断!”
“额!”张凡汗都下来了。
这老头也调皮啊。
和张凡说完后,吴老说道:“我带来了个病号,你看看,有把握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张凡原本要带着两老头离开,学生们不干了。
“张院,就在这里看看啊,让我们学习学习啊!我们是你们医院的实习生啊,你这样不对!”
一个姑娘直接站了出来,拉着张凡的白大褂不让张凡走。也就是学生了,而且还是中庸的女学生,比如鸟市的学生,借他两个胆子都不敢。
张凡看了看卢老和吴老,吴老略微一考虑对身边的秘书说道:
“你去和病号谈一下。看她愿意不。”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 ptt-547 敬畏看書
毕竟是公开课。
就在秘书去谈的时候,吴老和卢老相互推辞了一下,卢老头直接开始讲起了慢性假性肠梗阻。
医疗的学习,就是这种,老的教小的学。而且还是手把手的教,因为医疗这个东西太抽象了,有些时候,教科书上的描述都相当的接地气。
比如尿液呈淡红色,可怎么样的才算淡红色呢?教科书来了,洗肉水!
有些特殊的癌症长的什么样?菜花样!
腹泻脱水的大便是什么样子的,蛋花汤!
一下,学生忘都忘不掉。
而现在,但卢老开始讲解假性肠梗阻的时候,不光学生,就连茶素的医生们都静静的听着。
以后,如果再来一个这样的病号,那么在茶素,这就不是疑难杂症了。
老头从机理,从发病机制,到症状,到治疗,一点一点,从浅到深,把假性肠梗阻讲解的透透彻彻。
“你们未来或正在临床上工作,一定要打好基础,一定要心细胆大……”
没多久,一个小姑娘挺着大肚子出来了。
别说学生们,就连茶素的老医生们都忍不住惊诧了。
太残忍了,一个小姑娘,一个初中的姑娘,挺着十个月大的肚子,怎么能让人不惊诧呢。
而且姑娘一脸的黄疸,就连眼睛都发着黄色,根本没有一点点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
她的童年不是无忧无虑,而是无边无际的疼痛。肝癌,几乎是所有癌症中最让人疼痛的疾病。
很多人,在肝癌后期的时候,几乎可以说麻醉药已经没有多大用了。
小姑娘,忍着剧烈的疼痛出现的时候,看到一群大哥哥,大姐姐,还有一群陌生医生的时候,竟然努力的挺出一个微微的笑容。
笑的那么勉强,笑的那么让人心疼。
“我老了,十年前我曾做过这样大的一台手术,现在我做不下来了,你开看看,你有把握吗!”
吴老没有在乎什么荣誉,也不怕别人说他不行了,在患者面前,他就是一个有一说一的医生。他的白大褂上没有多余的东西,永远是那么的洁白。
张凡轻轻的点了点头,搀扶着姑娘上了检查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张凡开始检查。
“质地坚韧,活动度差,有压痛……”
张凡一边检查,一边在心里慢慢的构建着患者的病例资料。
静静的!
教室里静静的。
年轻的学生们期待着,想象着自己如果是张凡多好。
“师伯,我把握不大,连六成把握都没有!”张凡检查完后,好像略有内疚的看着小姑娘。
小姑娘虽然不懂医疗,但她懂张凡的话,没有六成的把握。泪水在姑娘泛黄的眼睛中,静静的流了出来,或许,她可以解脱了,爸爸妈妈也解脱了。
孩子的妈妈已经软软的坐在了地上。真的,希望破灭,比没有希望更让人心里难受更让她心疼。
学生们心里也莫名的产生出一种怜悯。
或许这堂课,教会了他们不光是医疗技术,还有一种对疾病对生命的敬畏。
就在这个时候,吴老和卢老相互看了看。
“呵呵,可以了,比我当年都还有把握。我相信你。”
“你师伯当年连三成的把握都没有!而且当时华国人的肝脏图谱都没有,甚至连个床旁CT都没有!”卢老激动的说道。
“是啊!你现在需要什么?”吴老笑着对张凡说道,他没有看错张凡,这个小子天赋真的好。
但,张凡没有笑,心里也没有轻松。
这是对生命的敬畏。
“我需要助手,师伯师父,这种级别的手术,必须有几个能水准的助手。”
“嗯,好,好,好啊,我说你能出师了,还真不是开玩笑。不自大,谨慎,你师父教的好啊!我和你师父联系助手,给你当巡回!”
这个时候,中庸的朋友圈激动了。
而华国医疗圈也把目光看向了茶素。
巨大肝脏肿瘤,比当年吴老做的那台手术还要难!有想法的人,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小姑娘的妈妈爸爸,真的如同做过山车一样,搂着孩子无声的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