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鑒賞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重新泡好的药汤很快就拿了上来。
林若雪坐在床边,让唐元娇靠在自己肩头,冷如墨则是一勺一勺,把药汤送入她的口中。
干裂的唇角终于一点点润湿,增添了几分生机。
只是,仍迟迟不见唐元娇醒来。
眼看着喂下去大半药汤,林若雪有些忍不住了,抬头看向唐锐:“要不要再开一副药出来,只用这残余的药渣泡汤,药效会不会……”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超能仙醫 愛下-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閲讀
“咳咳!”
话音未落,就被唐元娇一阵虚弱的咳嗽声打断。
众人皆是打起精神。
只见唐元娇微微睁开眼眸,还没看清眼前的情况,便迷蒙着问了一句:“什么药渣?”
“咳咳!”
唐锐顿时老脸一红,解释道,“没什么,你那是听岔了,若雪说的是药花,就是用花茎类的植物入药。”
林若雪没好气瞥了他一眼,像是在说,连你自己都这么嫌弃,干嘛不给人家重新配一副药出来。
而唐锐的声音,显然比这药渣的效果更好,唐元娇一下睁开眼眸,吃惊的看过来。
这动作,使得冷如墨神情一绷,不由放下药碗,目光提防的盯着唐元娇。
“如墨,没关系。”
唐锐轻轻把手搭上冷如墨的肩膀,微笑道,“即使唐元娇现在有心杀我,也没有这个身体。”
“我不会杀你。”
唐元娇摇摇头,竟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我只是想不到,你真的会以德报怨,出手救我。”
尽管她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唐锐的朋友,但那是无奈之语,若不这样说,恐怕她就要死在尹家大宅之外。
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想到救下自己的,会是唐锐本人。
“以德报怨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唐锐微皱眉峰,问道,“以你们的修为,即使不能在棒.子国横行,但也不会受如此迫害吧。”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相伴
超棒的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閲讀
此话落下,唐元娇刚缓和过来的脸色,顿时又苍白几分。
平复了许久,她才慢慢道来。
“打伤我的人,来自禅心剑馆,也是唐司空的同门。”
“前几日,唐司空与唐烈密谋,命我去迷惑禅心剑馆馆主,郑淳阳,希望能求得他的帮助,斩杀黑羽林嫉妒,为唐门建立奇功。。”
“本来说好,只是陪那郑淳阳喝酒吃饭,没想到唐烈在酒水中下了药,让我瘫软无力,险些就被郑淳阳欺辱。”
“我拼尽力气从郑淳阳那里逃出,却没能逃过剑馆弟子的追杀堵截,无奈之下,我只有往尹大师的宅邸逃生,以求一丝庇护。”
几人听完,无不是脸色凝重,瞳孔深冷。
为了达成目的,竟不惜献出自己的属下,而且,还用药物控制!
这唐烈,简直是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那接下来,你什么打算?”
唐锐很快收回思绪,重新向唐元娇说道:“如果你想回国,我可以派人护送,到了国内,再给你换一个新身份,唐烈他们绝不会查到你的下落。”
唐元娇咬着嘴唇,沉默不言。
直到唇角被她咬出鲜血,才猛然一个激灵,抬头,目光中却是抗拒。
她很是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以你的立场,可能并不会这样帮我,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下。”
唐锐笑着说道:“说说看。”
“四公子,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报仇!”
而就在同一时间,那些追杀唐元娇的剑馆弟子,也已经返回剑馆复命。
偌大的演武大厅中,气氛逼仄,沉闷不已。
看见众弟子空手而归,坐在最首要位置的一名中年人,立即面露震怒,一掌拍碎身旁的红桌。
四分五裂的声音,令大厅气氛更加沉重。
他不是别人,正是禅心剑馆的馆主,郑淳阳。
“连一个女孩都带不回来,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超能仙醫笔趣-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分享
弟子们各个噤若寒蝉,不发一言。
直到有一人小心翼翼上前,说道:“师父,那唐元娇逃跑的功夫一流,我们实在是追不上啊。”
“你是说,我教给你们的功夫,还不如一个唐门的下人吗!”
中年人声震如雷,竟直接让那人肝胆裂开,口鼻冒血。
这时,旁边的座位传来了一道声音:“郑馆主莫急,一个小小的唐元娇,跑不出你我的手心。”
“哦?”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九百四十九章 給我一個機會,報仇!展示
郑淳阳投来好奇的目光,“唐公子可有办法找出唐元娇的下落?”
“她在棒.子国举目无亲,一分钟前,我又把她名下的几张银行卡尽数冻结,不出三日,她就一定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冻结银行卡,好主意啊!”
郑淳阳眼眸大亮,首耳市寸土寸金,想在这里玩生存游戏,没有钱根本就是妄谈。
更何况,唐元娇还被他的弟子重创,对生存的渴望,会让她放弃所谓的尊严和脸面,像条狗一样回到这里,对着自己摇尾乞怜。
“只是,这郑馆主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
唐烈意有所指。
郑淳阳也没有与他卖关子,震声一笑,说道:“放心,我已经看到唐公子的诚意,不管唐元娇有没有吃到嘴里,这个忙,我郑淳阳都帮定了。”
“郑馆主爽快!”
唐烈打个响指,身后的唐司空竟是取出一壶桃花劫,满上两盏,呈递到二人面前。
当。
酒盏撞击的声音清越好听,唐烈笑吟吟说道:“那唐锐已是个无用之人,但他的桃花劫还是有几分作用,至少能让我们在当下,举杯庆祝。”
“别的不说,这酒确实惊为天人。”
一盏下肚,郑淳阳只觉甘冽畅快,大笑开口,“听说这玄镜酒业的背后,正是唐公子所在的唐家,那我帮了唐公子这么大忙,这玄镜酒业……”
唐烈心领神会:“我一定会上报家族,把玄镜酒业赠予郑馆主。”
“哈哈,那一言为定!”
“听说那唐锐身边,也是美女如云,等我解决掉那什么嫉妒,要把唐锐身边的那些美女也一并收入囊中!”
“哈哈,只是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兴奋啊!”
郑淳阳的笑容越发春风得意。
殊不见,一旁唐烈的眼中,闪过了阵阵狞色。
这郑淳阳虽修为强大,却是个沉迷美色,头脑单纯之人。
与这样的人合作,最是让他放心。
只需一个唐元娇,再加上几张空头支票,就能把郑淳阳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等到郑淳阳得手,帮他击杀黑羽林嫉妒,他便能顺理成章,夺回第四顺位,到时候,哪里还需理会郑淳阳的这些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