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愛下-1044 寒假了吧?鑒賞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龙之介有事情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所以需要一个好的场所。
嗯,考场就不错,提前答完卷就可以好好考虑了。
虽然学校充满了人,但全部都在教室里考试。
教室考试时不能说话,不能移动,只是答题翻试卷的声音,其实跟没有人也差不了多少。
他的计划是如此,不好模仿。
哦,对了,正往三楼自己考场走的龙之介脚步一顿。
还要叫静帅气起床和静可爱交换一下呢。
打电话问了问静可爱,她在吃饭,也同意龙之介所言。
或许因为无论哪个都是她吧,所以倒没什么不好的。
总之就这样了。
————
随后龙之介收起手机继续走了起来。
尽管可以提前交卷去找静可爱,但是静可爱也需要补觉,所以也不行呢。
如果是双叶的话,嗯,不知道她需不需要考试,但估计不考试也没什么闲时间。
所以答完题趴在桌上,感受这旁边热乎乎地暖气,闭着眼睛想问题也是一举多得呢。
龙之介的考场是在三楼,左边第一个教室,三年A班。
这里是高三年级的学生楼层。
这样安排也是为了降低作弊几率,一个是地形不熟悉,不会像是同年级的教室乱串门。
第二个就是楼层不同,你高二学生翻高三学生也没用吧。
依照这个思路,高一学生到了二楼,高三学生则是到了一楼。
————
来到三年A班的教室,龙之介看了眼里面心里就了然了。
看起来这次座位分布是按排名划分的,成绩最好的一批在一个教室。
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他也考了好多试了,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是什么样子大概也有印象。
上上次好像是完全随即的,成绩好的和较差的混在一起。
这样的毛病就是可能会抄袭作弊。
毕竟只是普通的学校考试,有点学生就卖个人情不拒绝了。
龙之介瞄了一眼黑板上的座位分布图,其实也没啥好看的。
宫本兰第一个位置,他紧跟其后,雪之下就是在他后面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样的考场座位分布他很喜欢。
不是因为前后都是熟人,只是觉得这样的模式好。
这样可以动态地分布监考老师的资源。
像他们这个考场,监考老师一个就可以了,其他考场可以多配一个。
————
离考试还有二十来分钟,考场里倒还没有坐满人。
起码宫本兰不在,雪之下也不在,还有一些可能见到的熟面孔也不在。
龙之介无聊又有些困地打了个哈欠,看着前面的黑板发了会呆。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一拍脑袋瓜子,糟糕了。
纵然他不需要像旁边那个同学一样,在考试前几分钟也抓紧看一会儿书,但是他也需要笔呀。
没带笔文具,他该怎么答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真是失误,二B铅笔也少不了呢。
龙之介自嘲地一笑,叹了口气起身回二楼教室取了一下东西。
就像他穿着这件芥末黄外套一样,有些事情确实忘了准备呢。
wmm……虽然他现在记忆力特别好,但是不代表他的遗忘功能坏了。
要是坏了,那就是超忆症了,记忆的海洋会淹没名为意识的岛屿。
所以他的记忆力强仅限于主动记忆。
故而有些事情忘掉,是非常正常的行为。
————
下楼跑了一趟,没几分钟,那边的考场老师都来了。
有些尴尬呢~
上来的时候,现在宫本兰、三川、花田、她们也都从四楼来到考场了。
雪乃也算是,就在他座位后面。
龙之介坐下舒了口气,也没有说什么话,毕竟考试也就剩十来分钟了,监考老师应该马上来了。
他只是定定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单手托腮,闭着眼睛考虑着一色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線上看-1044 寒假了吧?鑒賞
凭心而论,这次阳乃的事情,已经让他对静可爱有了很大很大很大的愧疚感。
毕竟他都达成约定了,之前的既往不咎,但没有下一次了。
可这次阳乃又是……
其实雪乃都算是一个例外,说是之前就已经好在一起了,不算是之后的。
这才算让静可爱勉强接受,也是她也不讨厌反而还蛮喜欢雪之下的缘故。
但是阳乃嘛……就说同一个理由用两次,龙之介都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嗯,该怎么给静可爱说阳乃的事情呢?
还要给雪乃说,这也是个挑战,谁让她对她姐姐也是头疼万分呢?
也是不好说,更别说还有黑猫了。
龙之介虽然舒服地侧身靠着暖气,但是也不经意间皱起了眉头来。
…………
“怎么了?你好像挺烦恼?”女声中润物无声的柔和将龙之介唤醒,并抚平了他的额头。
龙之介睁眼一看,是他前面坐着的宫本兰。
她此刻侧身面对窗户坐着,浅浅对他笑着。
“唉~也不是什么了,”龙之介看了眼后目光挪开,
“就是昨晚没睡好,现在想睡,但是又不敢睡着。”
“呵呵,这种事情当然要拜托同桌了,你睡吧,发卷子的时候我再叫你。”
龙之介点点头,在桌上趴了下来,又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说实话,呵呵,怎么可能说实话呢?
那种事情就算他对宫本兰很信赖,也觉得她的聪明才智很可能会帮上自己。
但这种话说出口,唉呀,自己以后还是真的没脸在宫本兰面前出现了。
因为这妥妥的是渣男形象呀。
虽然他不是,但也做了貌似渣男的行为呢,所以只好先糊弄过去了。
龙之介想着,也略微打了个哈欠。
他也真的要睡觉了,昨天确实睡得有点少,而且还费了很大的体力,确实得休息一下。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44 寒假了吧?閲讀
还是等睡醒之后,答完卷子再去考虑吧。
嗯,既能打发无聊的时间,又能认真思考问题,不错不错。
龙之介心里想了一会儿,便发出了轻微的呼吸声。
不知是有些累,还是趴着睡觉,所以不像平躺着那么安静无声。
当然,这一切的行为都被龙之介后面的雪乃看在眼里。
也同样被右侧那排的三川镜水和花田千惠美看在眼里,倒也没什么觉得奇怪的。
毕竟龙之介和宫本兰本就是同桌,大家也都坐在一起,平常是怎么打交道都很是清楚。
雪乃不会吃醋,这点行为可不算什么。
花田和三川她们也勉强能接受龙之介了和宫本兰亲密互动。
咳,虽然之前确实因为龙之介的异性身份有些排斥,
但又因为龙之介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也没有藏着,所以勉强能算接受了。
这就和女神有了男朋友一样,追求者就几乎没了。
所以在她们的本本里,龙之介是毫无威胁性的,不会夺走宫本兰芳心的。
————
之后的事情便无什么意外,发卷子的时候龙之介被宫本兰叫醒。
他取了一张卷子,把剩下一沓卷子往后传,然后就动笔答题起来。
没什么卡壳,看一遍就填答案,看一遍就填答案。
选择题、填空题和大题其实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是大题多了些解题步骤什么的,所以才多费了一点点时间。
如果只填答案的话,在龙之介手里肯定是大题如填空选择一样快速填完。
龙之介看着字迹清晰,整洁漂亮的试卷,不由点了点。
这如果让上辈子的自己看见,绝对会惊叹不已的。
(∩_∩)哈哈~
检查一下名字,填好答题卡。
然后他就放下笔趴下,继续思考起来。
前面想跑题了,明明是要考虑怎么解决掉一色的问题,却想着怎么给静可爱说阳乃的事了。
重新开始。
————
龙之介这样的行为,虽然是很罕见或者说压根就没见过,对于现在的监考老师而言。
所以端着保温杯的中间监考老师,放下保温杯站起身来,向龙之介走去。
唔…………他想看一下,但因为龙之介把试卷压在胳膊底下,他也看不全卷子。
不过从那背后的中性笔印子来看,是把题全答了。
唔…………这里坐的是全级第二的学生,想来应该也不会是胡写的。
他又退了回去,重新端上保温杯。
学校的一些传闻作为老师他也是听过的。
他也回忆了起来,全级一二都是满分呢。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
想他当年……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其实当年高中他也不是多好的学生,只能说是成绩中上,后来大学上的师范,出来就当老师了。
当然他专业素养还是很优秀的,不然也不会被最好的一中选上。
他是在想,自己当年没有当过好学生,根本不知道好学生的学习方法呀。
仅仅能传授知识,却不知道怎么教学生学习方法。
前者是因为他成绩本来就中上,知道该以什么角度来讲比较合适。
但具体的学习方法嘛,其实他也不知道呢。
嗯,他开始考虑了起来,任由透明保温杯里的茶叶微微起伏。
虽然他是监考老师,而且这个教室只有他一个监考老师,但他也没有多留意。
谁让整个高二年级最好的学生都在这里了呢?真没啥好监考的。
外面巡查的老师瞄了眼里面,见他走神,倒也没在意他的偷懒行为。
谁让这个……不重复了。
这似乎对普通的学生不公平,但一想,又似乎是最大的公平。
这份公平与其说是公平,倒不如说是尊重,是他们凭实力赢得的。
监考老师走向了下一个班级:【希望这些学生,能够继续考个好成绩吧。】
————
早上要考两门中间只是休息二十分钟,大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动走动,哪怕是站一站也好。北京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可不是开玩笑的。当然龙之介,除外。他答完题大部分时间都是趴在桌子上考虑怎么出了一色的事情了。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非常。只是知道自己如果再这么乱搞,下场肯定会很惨很惨的。而且这个样子来,他都不好意思让第三个静可爱出来了。短短的休息之后开始了下一轮的考试,龙之介还是重复如上的步骤答题,还在桌子上考虑问题,这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毫无选择。又是多么的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反正答应意思的条件只有七天,而且也有尤伟斌和传奇在,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没问题的。倒不如想想怎么给静可爱说阳乃的事情,这个可是才。要命的。嗯,不过也没啥办法。等到中午的铃声打起龙之介,除了拍了一早上身体修整了好一些,也没什么其他收获,交了卷子龙之介稍微等了一下啊选奶,毕竟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嘛。这两天一直忙的都吃不上。选奶自然没什么意义。从宫本来带我一起走到了小婚事办公室里,我因为教师当做考场了。稍有些烂也不方便去那里吃,所以他把便当放在了这里,准备中午。海龙之介。去上腹部吃。在这里也不是不行吗?宫本兰他们就是在这里吃的,咱这里人很多,有些被打扰的感觉不如十分不好。两个人再次共处于侍奉部。龙之介边吃边是有些怀念起来。没有过多的话语,也没有说学生会的事情,只是简单的说着,就好像。许多多年前某个不经意间度过的下午。龙之介享受着这种气氛。不过却没想到,就算在这里还是被打扰到了,龙之介疑惑地看着侍奉部前门那里有人在敲门。醒来也注意到了,说了声请进。这是。外面进来了一个粉色丸子头的女生。他一手提着便当,另一只手抱着胳膊。打量了下里面一些不自信的说道消息,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不并没有。龙之介也点点头附和着,随后游北边,这才慢慢走了过来嘛,打扰打扰了,那就打扰到底吧。他做到龙之介和雪之下的对面桌子上找出一把。杰克的椅子坐下打开便当,然后吃了起来。龙之介虽然不觉得打扰,但有些奇怪,刘冰冰怎么知道他们在这儿?是咱们过来吃饭的吗?不知道是不是给龙之介解释,雪乃停下了筷子说道。昨天我还以为你随便一说呢,嗯,随便嗯。呀,我也只是那么一提议说是午饭可以在这里吃,安静没人打扰,不过我中午去找你的时候完全没见你。所以我猜你们可能是来这里的。哦,那我直接似乎明白了什么的点点头。把午饭地点定在这儿,其实也可以。如果纺织界心里怎么说呢?由比滨也不是不知道电灯泡怎么写吧?但想到现在也没有反对他也不好说什么。嗯,龙之介嗯。伸出筷子吃了有鼻病,一个。章鱼烧恶狠狠的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