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五十一章 完道立基 虛張其勢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举目视之,险壁直突天际。
似乎这是一处山谷之地。但若是发现此地中仿佛昏晓的光华,尽是从镇定四方的四枚异石中散发,便能断出有几分不对味了。摒弃了这若有若无的光辉,其实此地冷风周游,寒意逼人,兼之并无一丝生机。分明是地下极深之处。
一人立在正中,形貌兼有真幻之妙,描摹影形,意象却大,似乎要将整个地渊吞噬收藏于指掌之间。
缥缈宗掌门东方晚晴。
东方晚晴微一出神,然后踏出一步。
超棒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討論-第五十一章 完道立基 虛張其勢分享
其实隐宗芈道尊等人,邀她一道,暂于阴阳道四秘地的出界口接应,却被她婉拒了。
芈道尊以为是她对彻底下场、深入棋局尚有所保留之故。其实却不知,是另有要事,非得算定天时、方位皆得其宜方能着手,故而分身乏术。
随着东方晚晴伸手一点,这一寂静深处,忽然多出滴水之声。
然后这水滴声愈来愈显,直至汩汩溪流,再到鸣泉阵阵。不多时,在这地渊深处便已聚起一方水池,纵横百丈有余。
然后到了百丈为止,随着水声愈畅,水池却并不继续扩大;又过了一阵,反倒是渐渐缩小。
三十丈方圆。
十丈方圆。
终于直至丈许大小的一方源泉。
那水活性极足,腾然如跃,说是俨然半球或许过了;但也是仿佛馒头发酵一般的膨胀凸起,又或云似是棋子之凸面,只是放大了数百倍而已。
待水泉不再缩小之时,东方晚晴双眸一凝,紧紧盯住水象中的深处,似乎其中藏有什么玄机。
水中的确藏有布置了一件至宝,只是非有感通天人之境,难以捕捉其形迹。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在东方晚晴目中,此物却是彰显无疑,乃是一面四四方方的图卷,较之泉眼略小,潜藏与水面三尺之下。
数息之后,忽然光华一涨,似乎午夜之月华,透过层层土石避障,往者水泉中照了一照。
泉水中“哗”地一声响。
那呈现“凸起”的水象,蓦然形迹一变,化作一只五六丈大小的玄龟之象,通体白色。头脑、四足栩栩如生,与血肉之躯无有任何差别;唯有背上龟壳,却是浮幻不定,好似只是光影虚形,并非真实。
此玄龟只维持了一瞬,电光火石后,立刻不存。
但就在这“一瞬”,东方晚晴施展动作。
五指并拢,一抓一收。
看这动作,倒像是将这白龟的龟壳掀了下来。
模模糊糊间,果有无量繁奥文字,汇成一道,仿佛星流一般聚入掌心。
这一过程,道行未臻至境之人看来,不免不明就里。但是若将时间流速放慢了千万倍,便能察出玄机。
其实在某一个瞬间,那龟壳之上甚是奇异、不知是文字还是图画的存在,极为丰满。但是这一瞬间极为短暂,在看似电光火石的玄龟留存之象中,亦只存在了千分之一个刹那。
其后,这玄龟之上虽然仍旧留存着甚为密集的文字;但是无疑已经疏漏了甚多,好似无端蒸发了一般。
但就在那千分之一个刹那,瞬间之呈现,便被东方晚晴抓住了。
一息之后,水泉,玄龟,月华,一切都无影无踪。
东方晚晴立身之处,已在郎朗晴天之下。
五指一拂,张开图卷。
当中呈现,果然是仿佛虫叶之文字,古奥莫测。
但是这所谓的“文字”,却呈现二色二相。
何谓二色二相?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五十一章 完道立基 虛張其勢讀書
二色者,赤色,黄色。
二相者,正如篆刻之法分为阴刻阳刻一般,这卷中文字,亦呈现此二相。那文字并非涂抹于表面,可以轻易辨别,文字呈现黄色者,其形貌微微凸起,仿佛墨汁甚厚而集聚,肖似“阳刻”;而文字呈现赤色者,却是力透纸背,深陷下去,仿佛“阴刻”。
字迹含义虽不得解,但是风格也是截然不同。约莫黄色的“阳刻”字迹十分清晰,金钩铁划,棱角分明;而赤色的阴刻文字却略显模糊松散。
好看的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五十一章 完道立基 虛張其勢看書
东方晚晴放眼望去,“阳刻”黄字占了三成左右,“阴刻”赤字占据七成。
她双眉一凝,显然十分惊诧;然后露出一丝笑意,又似乎十分满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缥缈宗对于魏清绮期望甚高,立志在这一代成就完道伟业,其余诸宗也多半知晓。
只是除却越衡宗知根知底、知晓东方掌门信心甚足外,其余诸宗,对此都是不置可否,似乎觉得此事的可信度十分有限。
完道之难,无论是已然成就的辰阳剑山、原陆宗,还是其余七宗,皆有清醒认识。
魏清绮之天资固然是惊才绝艳,但是凭借她一人之力成道,怎么看也是力有未逮。
以藏象宗为例,其完道之路十停中完成了九停以上,最后所余一部,或许一位臻至“圆满之境”甚或略逊半分的顶尖天才,便可一举任之。度量智力,这是完全可行的。
但是缥缈宗明明距离这一步尚有相当距离,仅是圆满境,似乎尚未足够。只怕非得出一位与轩辕怀、归无咎相类的人物,方能承此重任。
就算东方晚晴亲自教导,帮助也十分有限。
若是按部就班、循序而为,这一推测不能说错。
缥缈宗内,若是出得一位资质臻至杜念莎、宁素尘这一层次的人物,便可在元婴之后、近道之前,勉力感悟“完道”境界。就在此时,纵然是这位嫡传弟子本人,亦会形成极大信心,似乎自己距离完道大业,唾手可得。
但是这种体悟,宛若潮水起落,绝难风光长存。待时机一变,尤其近道之后再行尝试,反而会觉得这一步并未因有经验在前而变得容易,甚至反倒困难许多,难以复现当日辉煌。
所留存之“经验”,不过十分之一罢了。
这等人物,若是一连出现十位,每一位皆取十还一,缥缈宗完道之路,便水到渠成。
十人之数,谈何容易。越衡宗古今以降,扎根紫微大世界凡三十六万载,道基明确在宁素尘之上的,也不过寥寥数人罢了。
所以,须得另辟蹊径。
今日手段,《刹那索微图》。乃是东方晚晴和本宗前两位道境大能前后相继,一同成就,方是缥缈宗自信完道的真正倚仗。
试法一瞬,捉住那遗失的“十分之九”。
只是,举一反九依旧有极大难度,将来动用此图之时,未必就定能圆满无缺。
精华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五十一章 完道立基 虛張其勢推薦
万幸魏清绮不辱使命,初试法门,十取二三。如此,近道境后索忆“阴文”,当是游刃有余。
到了这一步,缥缈宗完道之路,已可如越衡宗一般,提前宣告“完成”了。
……
韩太康负手而立,双目遥视。
面前一道遁光之影尚未消散,两封符签裹着一道淡青色的人影,顷刻间便奔走出百里,又一晃一跃,明白无误的遁出界外。只是那青色人影回眸一望,目中清楚可见其不甘之色。
到了这一刻,韩太康的精神气象再也支撑不住,袖中似有一物光华一闪,立刻暗淡;然后其身骤然一“垮”。
半是驾驭遁光,一半顺势坠落,就这般径直栽落下去,坐倒在地。
观其面目似黑似白,面上冷汗直流,竟是如雨一半自下颌落下。
妖族本力,实在太过难缠。
这一战,胜得侥幸之极!
修为到了最顶尖的层次,道术源流,皆是自成体系,讲究兼容汇通。无论是九宗即将赴会的诸宗嫡传,还是异域中高明如席乐荣、御孤乘、秦梦霖等人,都并不例外。
就以韩太康的同门木愔璃为例,其一十七种神通,层层递进,最终以“人我之余”兼通内外,成就一大巅峰。
而韩太康却是走上了一条极为罕见的道路。其所修一十六法,不分主从,每一种皆杂乱无章;又或者说任意一种皆能以之为主,发挥出甚强战力。乍一望去,似乎在生克变化中占据极为有利的地位。
譬如方才之战,一十六种神通一一试去,自己两种神通道术,对于抵御朗炼的本命神通极有神效;而另外三种神通,又极为克制朗炼的防御手段。两相结合,立刻便大占上风,打得朗炼措手不及。
若是不明虚实,对方或许会分外高看韩太康一眼,甚至以为他是不亚于魏清绮一流的人物。
可是朗炼是知晓韩太康在三十六子图中之排名的,因此对于这战局尤其不能接受。
数名之差距,凭借妖族与人修之差别,竟尔败势立彰,何其古怪!
未过多久,韩太康便感到朗炼之心意,有所动摇;血气上涌,渐渐焦躁。
其实有得必有失。韩太康的神通道术,既然享受到趋利避害、针锋相对的好处,就要承受神通杂糅不谐、混同丛脞的弊端。同等层次的神通法门,他不但法力消耗略多,同时精神上也要承受特殊的压力。
若是朗炼窥见虚实,咬牙坚持,谁胜谁负还真难说;起码韩太康自以为绝不乐观。
但在越衡宗内,木愔璃、宁素尘二人,乃是正兵,意在堂堂正正取胜;而韩太康的定位,乃是奇兵,意在出其不意。为了匹配韩太康的神通道术,宗门赐予其一件异宝。
一个时辰之内,纵然其气机紊乱,神思疲敝,表面上看去却似乎精神焕发,挥洒自如。
这并非纯粹的攻心之计,更是干扰了敌手对其状态的判断。虽然朴实,却十分实用。先前隐宗小界之中各自试招斗法,除却归无咎、秦梦霖外,尚无第三人能够看穿这一“伪装”。
就在此物承受道极限之际,朗炼终于败走。
足足休息了半个时辰,韩太康自感神完气足,这才施施然起身,寻那“浊气之象”去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四十九章 逆勢求解 正合時機推薦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神通交织,五色纷呈。
所谓“五色”,当中之四,青红黄绿,在天中迤逦浮泛,宛若一画。
而另外一“色”,却是附着于人身,且时时处于变化之中。
前者四色,自然是林弋的“四色相”手段。
所余一色,乃是魏清绮身上,浮现出一层光晕,浓烈醇厚,粹白如洗。
自身浮泛光华之象,并不罕见,就大者而言,九宗修士晋阶灵形,人人皆要过这一关。但是这些所谓的光泽加身,皆是薄薄一层,宛若淡金锡纸罢了;但此时的魏清绮,却是身躯轮廓之上、浮泛出一寸多厚的炽烈光辉,竟然连面目亦模糊不清了。
但是这形象并未持续太久;每每间隔一阵,这光华倏尔消散,显露人形,仿佛洗尽铅华。
考诸战况,分明是林弋大大占据主动,而魏清绮虽然动用了一门神秘莫测的神通,却依旧处于守势,甚而有左支右绌之感。
林弋面容镇定,人畜无害,倒是并未显出得意。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四十九章 逆勢求解 正合時機閲讀
眼前战局,对于他而言,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数十载前与归无咎一战,他联合二三密友、以及族中亲信宿老,曾做过精心探研,所得着实不少。
“四色相”本力混同之后,单纯以自家根基而论,实不在归无咎之下;准确的说,似乎更在归无咎之上。
对于归无咎真正杀招“空蕴念剑”之秉性,林弋自诩也知之甚深。此法施展一瞬,威能大小,与敌我双方根基高下息息相关。以高凌下,旗鼓相当,以下击上,呈现出的效用截然不同。
当初归无咎动用此剑时的态度,分明是自己的根基之厚,还略在对方之上。
最终之所以落败了,还是在神通道术上过于仰赖“祥瑞之气”,以至于这一思路被归无咎利用了。
故此战虽败,林弋对于自己的定位,却无有动摇,反倒愈发清晰了。至少和归无咎交手前期,拳拳到肉,锋芒毕现而未落下风,已然构成了一道明确的标尺。
图卷第七又如何?
与归无咎所见正副三卷不同,孔雀一族所卜图卷,乃是六六成列。
第七名也好,第十一名也好,皆是在第二行列。
除却最高明的那一等之外,林弋并不认为尚有人修能够胜过自己。
天穹之中,那“四色之相”本是弥漫甚广,咄咄逼人;但是在魏清绮身躯,由干净洗练之象转化为明光玉人之时,林弋却把手一挥!
四色之相,骤然回转三分,构成滴水不漏之势。
然后身躯之上,祥光一涨,将一种莫名异力化去了。
这一步完成,“四色相”立刻又重新涨大,宛若潮起潮落,侵蚀方位,还要较退步之前略略胜过。正是“退一进二”的路子。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 txt-第四十九章 逆勢求解 正合時機分享
丝丝入扣,秩序井然。
魏清绮眉头微蹙。
莫非“根基”厚薄之差,真的难以逾越么?
百余载以来,她道术神通大进。归无咎亲口许之堪与席乐荣争锋,魏清绮自己,亦作如是想。
以归无咎与她交情之深,清浊玄象之争事关重大,自不会信口开河。
亦或是归无咎身在局中,他根基较自己略胜一筹,并未意识到这“四色相”之法占据显著优势之后,是何等棘手?
选定这一对手之前,魏清绮已心中有数。论神通、境界、心识,林弋较之最顶尖的数人似有一线微差;但是若论及根基之厚,此人似乎只在玉离子之下,同样位属前六的几位人修,也未必能够胜过他。
对于此事,魏清绮虽然看重,但是也并未觉得太过困难。
无非是以深代广,以精胜博罢了。
但是一旦交手起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四色相”之法,浑厚博大,圆转无隙;单论上手对下手的压制这一领域,几乎宛若天峰降顶,予人的压迫力几乎不在归无咎的空蕴念剑之下。
一旦交手,林弋举手抬足,全力一击,颇有武道修者风范,给与魏清绮极大的压力。
魏清绮种种精巧过人的神通道术,完全施展不开,不得不以缥缈宗根本法门《呈祥涤厄琳琅书》的“有无”之道应对。
此时交手。
当魏清绮之身处于清净素练、浑然练达之时,便是此经中化有为“无”、“有归于无”之用呈现时;而魏清绮身躯化作玉人之相时,便是“无中生有”、作法反击之时。
林弋见魏清绮面上似有忧色,终于心中泛起一丝喜意。
看来对手已然坚持不住了。
虽然胜得理所当然,但是第十一胜了第七,终究是可喜可贺之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转念一想,以面前之人予他的观感,似乎不至于如此浅薄。于是心意收敛,再度浩浩荡荡推进过去。
事实亦是如此。
九宗女修之中,魏清绮、宁素尘二人望之气象相若,言笑之间,都有一种“性本高远,折节近人”的味道。
但是论其根本,二人却却截然相反。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第四十九章 逆勢求解 正合時機相伴
宁素尘本性清华卓越,素雅自矜,以言笑近人之相锤炼气象,的确有一种刻意调和修正的意味。而魏清绮却是独具只眼,感通见真。一颗慧心见事深彻入骨之后,万古寂寞之下,自然温情独在。仔细琢磨,却似有一种大彻大悟之后“拈花微笑”的气度。据实而论,实是后者境界更高。
此时的魏清绮,看似蹙眉忧思,其实只是“不制七情”的自然流露;其实她心意流转,神念飞渡,思虑敌我之间的一切胜负要素,无有逸漏,其实较任何人都要更为冷静。
现实的困境是——
“无中生有”的反击之功,虽只有来势之二三成,但是其是一种混同诸性、不可捉摸的妙力,若要将其化去,极为不易;但是林弋一身麒麟一族祥瑞之气,却恰恰能将其压制下去。
所以分属“反击”的那一部分,始终不能形成气候。
所以“四色相”的侵凌,便愈发肆无忌惮,节节推进。
而林弋此人的气度也非同小可,据归无咎所言,当初此人劣势之下层层铺垫,借助“潭渊刑气”的奋力一搏,险峻之极。若非归无咎有一道巧妙神通察觉端倪,换作旁人,十有八九便要入彀。此人在归无咎入道以来的对手之中,颇有分量。
若今日林弋依旧要和魏清绮斗一斗心机算路,魏清绮自然奉陪。
可是他占据优势之后,却变得稳妥异常,俨然换了一种风格,颇给人一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果真只是因为麒麟瑞气的克制么?
并不尽然。
魏清绮心中称量计算,就算自己那隐约蓄势的反击之力能够奏效,但“四色相”正面堂堂正正的压迫依旧不容回避。如此以来,等若双方各自攻守,形同赛马。
如此比试,最终的胜者是……
心意默运,推演棋局,魏清绮立刻了然。
纵然无有麒麟一族瑞气克制,自己所持手段,依旧不足以制胜。
神思飞动。
若说归无咎未能知己知彼,不识林弋手段,或许会错判二人高下。但是他与自己、林弋二人皆有深切交手,临敌之际对林弋挑战自己之举,属意欣然允诺,自然不会轻易看走了眼。
魏清绮相信,其眼光所及,必在幽微难测之处。
更重要的是,己师东方掌门,行事素来明达果决,对于魏清绮亦极为自信。但是这一回清浊玄象之争,她却暗示自己择上一位圆满层次的对手,勿要好高骛远。其中似乎大有深意,并非一味谨慎自持可以解释。
心意流转,魏清绮忽地一怔。
难道——
这一道“大关”,时机到了?
按照自己心意明鉴的修行步骤,似乎到了六十载后,方才是水到渠成,可堪初试密奥。但转念一体会,今日若来相试,虽然心中空空荡荡,无甚把握,短缺了一份智珠在握的自信,但是……却也并未有明显“不妥”的念头。
若真是不谐,心意之中必有局促警兆。
但是此时此刻,己之心境如如不动,似如将临吃饭喝水一般再正常不过的事。
魏清绮双眸之中,清光一掠,豁然明悟。
大致累积已成,再精雕细琢,等若吹毛求疵,其实已事倍功半、落了下乘。如此时节,一个恰当的“场合”和“时机”的烘托,较之那一点水磨工夫,无疑要重要得多。
这一步,当在真正的斗法之中自然成型,而非在“演法”之中可成。
就是现在。
林弋精神一振。
他早已发觉魏清绮道术规律。当其身明净通达之时,其实是暗藏了以“化”为主的手段;而其身玉芒四溢时,却是以反击为主的手段,一起一伏,若合符节,律动之机,在林弋心中可谓敏锐之极,不亚于日月昼夜轮转之至理。
林弋的反击手段,亦循此道理,批亢捣虚。
然而现在,明明时辰已至,但是魏清绮之气象,并未由“固守之相”,转为“反击之相”。
这说明对方已力有不支,放弃反击,一意防守。
若是如此,败的更快。
忽然,林弋面色一僵。
就在他自以为稳操胜券之时,一道无可与抗的磅礴巨力,在无有丝毫征兆的情况下猝然加身!

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分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此时御孤乘、秦梦霖二人,心意流动,各有非常体验。
对于秦梦霖而言,她知晓三十六子图甚早,又与归无咎有合丹之缘,所以眼界开阔,非复往日。无论功行进益,前路方略,还是心中假想的对手,都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
但此时此刻,她心意之中,却有一种“就实而虚”的变化。
一个念头蓦然明晰。
无论视野再开阔,世界再宏大,而阴阳道与巫道之间的纠葛渊源,依旧是不容轻忽的。尤其是两家的第一嫡传,抑或说将来的继位之人,正面一对一交手分出胜负,其中的后续影响,兴衰变化,依旧深远之极。
从这个角度说,御孤乘,是她“合适”的对手!
至于能否战而胜之,秦梦霖自有非常信心。尽管,此时在“龙骨”之上对峙,她并非没有察觉出御孤乘额上剑光隐然,显然道行之上又有着非凡进益。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推薦
她的倚仗,可不仅仅是“宿命身”一类的防御手段……
御孤乘心中,亦泛起涟漪,同时不失清明澄澈。
除却巫道与阴阳道的纠葛心照不宣外,这一份心意,更可名之为“洞明解脱”。
自揣摩归无咎剑术与自家《空蕴散神经》剑道,明悟“剑术唯心”之至理,御孤乘立刻敏锐的认识到,归无咎所持之道,似乎较之自己更加接近剑道神通之本真。如无意外,对方在此道之上的突破,当会领先自己一步。
这也是御孤乘由是砥砺奋发、和玉离子形成分歧的原因。
现在看来,他似乎是做到了。
其中的道理也十分明白——
若是自己同样取得突破,那就至少未落下风,面对归无咎,亦有一战之力。
可是,这一念被剖析细微——
这一条道理,果真靠得住否?
一个念头,亦或者说“猜测”变得愈加明晰起来。
自己遇见“轩辕怀”,因此偶然机缘,道术上才有了非凡进益。但是归无咎……为何就一定会按部就班的循序前进呢?
这个预感看似十分荒谬,似乎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之嫌,大违御孤乘道心刚健之理。但是此时立在这“龙骨”上,这一念头却又十分笃实无疑:似乎归无咎同样也有非凡机缘!
自己虽道行大进,但前进步幅若不能构成差别,那么自己依旧略处下风。
所以,更合适的对手,是秦梦霖。
除却御、秦二人之外,其余两方百余修士,都惊奇的发现。自二人落位之后,这具“称心如意”似乎产生了微妙变化。似乎二人所立足的“肋骨”,陡然膨胀了数倍一般。
这当然非是事实。两条“肋骨”,依旧好端端的立在那里,别说大小,就是色泽气象也并未差了分毫。
但这也非幻象绮念,而是一种特殊的直觉。
心意明达如玉离子,魏清绮,已然敏锐的发觉。两道“肋骨”虽然形貌似乎一变,但是却依旧处于微妙的平衡,好似天平两端,不偏不倚。这所谓的平衡关联的,自然是入阵之人的信心了。
双方皆以为寻到了“合适”的对手,所以信心也是一般无二!
可以推断出来,若是二人信心有差,那么示现在外的,便不会是这特殊的“平衡”之局。
一时间,领会这一重微妙者,皆垂首沉思不语。
面对这突然冒出来的“称心如意”,隐宗一方固然不满,但圣教中亦有数位妖族出身者心中腹诽,只是囿于身份不便明言罢了。直至此时,心意明达者才发现此物果有不可替代之价值。
原先拟定的对阵之法,虽然号称“无悔无憾、各尽其用”。但是事到临头,依旧有微妙差池。
你以为自己是奋勇无惧,其实却是稍稍勉强;你以为是棋逢对手,其实心中或许有着微妙的心理优势,着实未尽其才。只是这一线差别,并不彰显罢了。
如今有此宝压阵,可谓真正探及细微,将心意与信心,作为实相度量之!
其实此物乃是龙族中锻炼心意的至宝,辅佐一门神通,在近道之后的修行中别有妙用。只是妖修惯常心思较人修单纯,愿意奉行那一门神通之道的少之又少。于是渐渐问津者少,以至于封存于一处奇异所在,几乎不易取出。
竟是隐宗一方抢先落阵,圣教众修诧异之后,却是不甘落后。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相伴
只是仓促上阵却也不妥。
此时入阵,必然心中已然有了心仪的敌手。
武铉熙低首沉吟一阵,忽地抬起头来,有意无意的瞥了李云龙一眼,但是却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正在此时,身畔忽有一道明澈声音响起:“前言赌约,不过是戏言罢了。循心意而行便是。”
竟是宗礼道尊,已落在近处。
玄武一族,底蕴非同小可,且武铉熙只是以个人名义加盟,并未涉及本族态度。故而圣教之中,哪怕是功行最为卓著的几位天玄上真,亦对其甚是客气。但宗礼道尊毕竟是道境大能,此言虽有指点意味,分量却也足够了。
武铉熙微一点头,道:“道尊之言甚是。”
七情一定,便下定了决心。
其中奥妙在于,先前一场赌约,他择定的对手是孔萱,马援交由李青龙对付。但知晓三十六子图排位之后,他心意已稍动,只是拘于前约,不便返回而已。
他排名三十一位,马援排名三十二位。
今日所遇至宝“称心如意”,更讲究循本心而行,更令其有所动摇。
如今宗礼道尊之言,却是一锤定音。
武铉熙纵身而去。
不止是武铉熙一人。其余数人皆起了遁光,纵身落在龙骨一侧。灼灼目光,落定在隐宗阵中,挑战之意甚浓!
朗炼。
青樱子。
余荆。
武铉熙。
林弋。
隐宗阵中,归无咎与数人一个眼神交接,微微一笑,道:“诸位意下如何?”
圣教五人,只是一个眼神,便明白告知其瞩意的对手是谁。
似乎……也甚为公平。
韩太康双目一眯,叹道:“看来三十六子图之秘,对面亦有所觉察了。不然不至于看得这般透彻。”
陆乘文沉声道:“正是如此。”
魏清绮美眸微动,却是并未言语。
所见分明。
朗炼、青樱子、余荆三人,目光只在韩太康、游采心、陆乘文三人身上打转;武铉熙紧紧盯住马援,林弋却是目光坚毅,时时不离魏清绮左右。当中寓意,不言自明。
朗炼、青樱子之来历姓名,隐宗暂未得知。但是以归无咎的眼力,轻易可以辨明,三人战力高下几乎不分伯仲,且这三位都是妖族出身。
可以想见,这三位虽不入三十六子图,但依旧在当代新锐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换一个角度说,若三十六子图并非止是正册、副册、又副册三卷,而多出了四册,那么这三人定然在四册之上,榜上有名。
韩太康名列二十九;游采心名列三十位;陆乘文位列三十六。
以名次而论,自然是隐宗一方领先。但是圣教的“言下之意”昭然若揭,对方三人皆是妖族,而我方三人却是人修。此处是对方占据了一定的便宜。两相契合,倒是一个好胜负。
归无咎道:“三位以为如何?”
游采心低首思索了一阵,随意言道:“好。”却是一副混沌慵懒、无有所谓的态度。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鑒賞
韩太康、陆乘文,虽是颜色从容,但是目中灼然精芒,却早已表明了态度。
归无咎一点头,道:“那就劳烦韩师弟对付元鳄一族的这位。游师妹、陆师弟对付剩下的两人。如何?”
公允而论,对面三人之功行,委实难分高下。
但是三十六子图的榜尾,若非多人竞争的话。那么只怕余荆到底要较另外两人强上一丝;哪怕只是微不可查的一丝。天心昭然,不可轻忽。所以这疑似“最强”的对手,交由名次最高的韩太康为宜。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看書
岂料陆乘文淡然出言道:“余荆由我对付。”
寥寥数语,亦未阐明理由。
归无咎心中微动,也不多言,微笑道:“陆师弟既然心意有主,自无不可。”
韩太康、游采心二人,自不会与他争执。
三人一同落阵,一如秦梦霖、御孤乘二人前例,分立龙骨两侧对峙。
至于马援,同为妖族出身,三十一对三十二,更无避战理由。早已抢先一步入阵了。
归无咎一笑,道:“看来东方掌门先前安排,并非无因。”
魏清绮缓缓点头。
归无咎道:“魏师妹足可以席乐荣争锋。但眼前这人,倒也轻忽不得。”
韩太康三人,较之余荆辈名次有数位之差,而魏清绮与林弋,却是七名与八名的分别。
除此之外,林弋将妖族本力优势炼入“四色相”之中,其中和无隙,亦远较三人为胜。
若非与归无咎有过交手,以林弋的心气与心机,当是挑上归无咎、秦梦霖之一才是。如今以魏清绮微敌,在他的视角中,已算得上“放下身段”了。
廓清心中念头之后,魏清绮双眸一正,道:“辅界之争,至少须拿下九场胜局。其余胜负如何倒也难料,至少这一场,归道友可以放心。”
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归无咎心中一动,这却与魏清绮从前的言语风度大不相同。
看来,她“知道”自己必定能胜。
若是不动用根本手段,就算是当日的归无咎,要拿下林弋也十分不易。魏清绮……已到了这般境界了吗?
魏清绮入阵。
六组对阵已成,龙骨左右,果然匀称均衡,未有不谐。
圣教一方又有动作。
其也是拿出了极为干脆果决的态度,并未遵循先兵后将之旧规,竟是玉离子、席乐荣、李云龙、玉娇龙四人,一同入阵!

優秀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这一剑剑意之妙,妙不可言。
寻常所谓神通变化者,大抵是拟诸外象,效诸五行,搬运地火水风。
而轩辕怀这一剑,却是似真非真,似幻非幻,明明其呈现有形,但是却并不与世间已存之物有半分相似。较之水墨画卷肆意铺洒的境界,又高出了一筹。
这一回,剑意流动至极盛,“轩辕怀”三字铭文却并未显现;但是其虽未显现,但凡身受此剑之人,却自然而然就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非止是上善利根之人能够看透。就算是根器驽钝者,亦能轻而易举道断本来。
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剑势,御孤乘却并未出手抵挡。
他感受到了,这一剑对他并无威胁。
果然,剑意积蓄,流动至御孤乘面前三尺之外,便止势凝形,凝成一道镜面,当中玄霜流转,意象溟濛不定。
方才轩辕怀与御孤乘的这一番对话,并非无由。
唯有先点明因果,消解了御孤乘心中敌意,其才能敞开心室,观照这一剑的真正的高明处。
御孤乘双瞳之中,光彩流动。
无限妙意,异彩纷呈,在他心中浮泛流行。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之谓神。
修行之道,肉身为渡河之筏,渡之即弃;此道理高明之士所共知。
但是在真正修行路途之中,此身之所主,精魂之所寄,又岂能轻易看轻?围绕本身的锻炼、经营,早已和一身道术神通紧密相关,不可须臾离也。
看似矛盾,似乎口惠而实不至,虚张高论。但是诉诸实际,却又不得不然。
当今之世,金丹境上便可修得“神通”。
但是在巫道秘地,一座古树之上,却铭刻着一段离奇的传说。
据说在不知多少纪元生灭之前,所谓“神通”,只属于道行高深到不可思议的伟大存在。此等存在,考其形容譬喻之言,就算如今的道境大能,亦未能够与之相媲美。
而神通之数,更不若今日之枝干弥漫,无穷无尽。曲指而数,不过六数。
观尽世间上下远近、形形色色、万有空障,觉悟不迷,号称为“天眼通”。
以音声听生灵悲喜苦乐,因果善恶,大道妙理之流行,号称为“天耳通”。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推薦
能知众生心意起伏,智识变化,所思所动,一粒尘埃知三世界,一感而通,号称为“他心通”。
能知过去未来,六道众生,一世、二世、三世乃至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号称为“宿命通”。
自由无碍,随心所欲;能大能小,能升能隐,繁殊之间演化无穷,号称为“神足通”。
永去烦恼,断尽疑惑,自主其心而长明不灭,远离颠倒梦想,号称为“漏尽通”。
除此六法之外,别无神通之名。
后不知多少纪元之后,周天万界由混沌转为清微,此六神通以应时而变。六者合一,称为一粒种子。最终于一处神虚妙界长成树木,各自结数十百千果,演化万法。
这一桩故事,御孤乘从来只当是谲怪之谈而已,并未放在心上。
但是此刻,观得轩辕怀之剑,却令其生出了许多感悟和启发。
故事之中的六大“神通”,与当今之世金丹修士便可修习的“神通”相比,绝不只是威力大小、等阶高下之别。
另有一重差别,不易发现。
当今之世所谓“神通”,不脱于金、木、水、火、土、风、雷、草、木之运用。哪怕是近道境以后之甚深法门,也不例外。
而故事流传之中的六大“神通”,却都是本心直指,不落形迹。
御孤乘初次接触这一故事时,亦目眩于所谓六大“神通”的气象之大,格调之高,并未注意到这一重具体的差别。唯有此刻见到轩辕怀一剑风采,才将其敏锐捕捉到。
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八字真义,似乎从中可以管窥一二?
闭关苦吟之时,御孤乘虽然得了这八字,但是这更近似于一种灵光一现的直觉。对于其中精妙意蕴,却并未有具体的掌握。到了此时这一瞬,方才有一丝丝落到了实处。
他悟到了。
今日轩辕怀的到来,固然令御孤乘、席乐荣等四人既有识念受到冲击,乃至一丝震动。
但是到了此时,御孤乘心中古井不波;心意映照,并非震动;而是感动。
他的认识,瞬间精进了一层。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愛下-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鑒賞
原来,真正的高明之道,恰恰与直觉常理相悖。
凡修道之人,皆讲究均衡二字。
阴阳之均衡,虚实之均衡,内外之均衡,人我之均衡。
尤其是此身道术神通之进益,虽然早有大能落笔,以“渡河之筏”为喻点化世人。但是道途之中难免汲汲于此,亦是受了一种观念影响,以为肉身与神魂,或许亦当有一份“均衡”。
其实道途之上,根本处已尽由“道法”上落尽了笔墨。真正在“神通”一道,应当真正丢弃一切拐棍倚仗,方可谓之“真流”。
所谓“剑道”,其实亦是假名而已,当是此精微之世中,第一种摒弃物相,走上唯心唯识之道的庄严正法。
所谓“万物皆可为剑”,非是眩惑之词,而恰恰是在暗中开示真谛。
故只在飞剑之中打转,自然成不了气候。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
御孤乘进一步又想到。此等正法,虽然高明至不可思议,但断然是不能独行于世的。
哪怕是凡俗中人,工匠之流,亦或精通于筹算之道者。若是脱离了绳准尺矩,外物器械,单凭心意演算,虚空之中造物造法,亦属难能。
所以,自家《空蕴散神经》亦不可妄自菲薄。
一道“未入真流”之法门锻炼至如此炉火纯青之境界,当中必有深意。
其中道理,俨然正法之羽翼,上升之阶梯,亦或者名剑之——
剑鞘?
这两个字在脑海之中浮起,御孤乘心中一激,立刻“醒转”了过来。
忽忽然已是半个时辰过去。
此时周遭远近,明空如洗,山水澄净。那一剑之剑意,亦早已散尽。
轩辕怀淡然一笑,道:“正法当往何处寻,想来你已经悟了。”
御孤乘闻言默然。
先前轩辕怀言道,天下剑术真流为三。他自然不信,《空蕴散神经》之道传,会与轩辕怀背后宗门之剑道有甚牵连。那么渊源在何处,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有了线索之后,再暗暗思之,回忆当年阴阳洞天之内归无咎所动用之剑术,果然有神髓暗合之处。
思量一阵,御孤乘淡然道:“望君一剑之后,余下道路,我未必不能自己走通。”
轩辕怀一笑,道:“那是自然。原先你虽然悟透了这八字,但是心中无有一剑‘借种’,以为比对。所以成道之途,要较你想象之中渺茫得多。或许你自以为数十、数百载便能卓有成效。但是亲身踏出之后方知,每一步皆是咫尺天涯。”
“有了方才这一剑,你预先设想的道路,才由泡影化为真实。”
终于。御孤乘面色一正,言道:“勿论将来敌友如何。今日之因果,在下铭记于心。”
轩辕怀淡然一拂袖,微笑道:“虽然你自家亦能走通。但是有那一份渊源在,若不试剑,岂非是太可惜了?若我所料不错,你本来就打算数十载之后与他斗上一斗;只是忧心自家进益之速度未必能够赶得上。如今这一隐患已然祛除,想来阁下更不至于退缩了。”
话音一落,轩辕怀一步踏出,身形如残影,瞬息间已在数十里之外。
但他临别之时的喃喃自语,依稀传入御孤乘耳中:
“不知钧天剑上,是又立一枝,还是老树新芽?”
御孤乘暗自沉吟。
从轩辕怀的举动中,他嗅到了阳谋的味道。
扣人心弦的小說 萬法無咎笔趣-第十章 開示一劍 陽謀布局展示
轩辕怀之意,似乎是助自己明悟剑道之真,在数十载之后、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中,与归无咎斗上一斗。
此念生出的一瞬,御孤乘本是将其摒弃的。
轩辕怀何等境界?
以他的道行境界,不需要动用任何阴谋诡计,便能牢牢持定优势。如此念头,似乎将他看得小了。
可是有玉离子前车之鉴在前,御孤乘却不敢轻忽了。
当初玉离子看重《空蕴散神经》之法门,御孤乘明明已经猜到了她的斗战路数。但是御孤乘却又以为,凭借玉离子的胸襟与智慧,必然不至于对一点本力优势醉心,如此则格局太小。
岂料今日方知,玉离子的确就是以此为倚仗;只是当中有着“不知其二”的玄机罢了。
今日之事,是否与之相似呢?
不远处虚影一晃,一个翩跹人影靠到了近处。
玉离子。
四目相对,许多幽微曲折,自然心照不宣。
玉离子沉声道:“你动摇了?”
御孤乘微微摇头,道:“高明……太高明了……如此道术,若非直承于上,否则我想不到还有第二种流布于世的理由。”
玉离子闻言默然。
很显然,他所谓的“动摇”,并非御孤乘之道心;而是那桩具体的谋划。
半晌之后,玉离子才道:“将他的消息通传上去。如何决策,听上自决便是。”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九章 此行真義 萬事俱備展示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玉离子闻言,默然不语。
因轩辕怀最后动用的奇特手段,似乎跳出三界之外,不在神通法门之内,故而有此一说。
但是她与轩辕怀的比试,说好了是论“实战之胜负”。比斗潜藏的预设条件,对轩辕怀而言也算不上公平。故以此而论,她终究没能奈何得了轩辕怀。
换言之,当今元婴境中实战的第一人归属,不问可知。
须知孔雀一族九十九大神通妙诀虽然不凡,但是未必能胜过龙族“神变”之法。以此推论,若是接下来由轩辕怀主动进攻,进入拆招应变的领域,更有何人是他的对手?
轩辕怀平静言道:“来罢。”
话音一落,其身形已如纸鸢一般飞起,瞬息间就漂渡至十余里之外,迎着瀑布垂落之处,轻轻一坠。
御孤乘微微一怔。
若是没有会错意,这两字正是对他而言。心念一动,引动遁光,紧随其后。
席乐荣、李云龙对视一眼。
自与席乐荣交手的那一刻起,在场诸人心中有数,这位“轩辕怀”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定是要与四人一一交手的。
但是前三人之交战,皆在众目睽睽之下,依次进行;未曾想到了御孤乘这一役,居然远远避开了。
三人略一踌躇,终于并未跟上。
瀑布之底,光彩幽暗,宛若黄昏之时。
一块十五六丈高、三四十丈宽的突兀奇石之上,御孤乘、轩辕怀相对而立。
御孤乘淡淡言道:“不知轩辕道友有何见教?”
一连数度交手,最终轩辕怀却唯独对自己区别对待。其实御孤乘心中,亦有三分异样感觉。
轩辕怀笑言道:“与之前那三人交手,只是兴之所致。我这一回前来,主要是为了寻你,御孤乘道友。”
御孤乘眉毛微挑,道:“寻我?”
“我与阁下素不相识,寻我何为?”
轩辕怀一点头,正色道:“天干物燥,晴日朗照,柴薪堆积如山。所欠缺的只是一点火星而已。某见之心喜,索性赶来,将其点着。”
御孤乘眉头微拧,沉思不语。
轩辕怀又道:“你与玉离子之间的事,我亦听说了。汇同道术,也算有缘。但是在这漫漫道途之上,你与她终究不算是同路人。若是‘一剑破万法’之道修炼到了尽头,你与她之间,或当分道扬镳了。”
御孤乘哑然道:“无怪乎阁下将本人拉倒一旁;原来是挑拨离间来了。”
此时御孤乘心中,浮现出一丝奇怪的感觉。
若轩辕怀一直都是如此面容,那么他的相貌气度,都很接地气,倒也看不出丝毫不妥。但是自御孤乘见方才轩辕怀脱困之举,那宛若线条一般抽象的“轩辕怀”现世,便觉得此人当是一个冲淡恬漠、凛然无情之人。
现在他与自己一应一答,十分健谈。看似融洽自然,其实反而不谐了。
轩辕怀摇了摇头,微笑道:“方才交手,想必阁下已然看出来了,又何必故作不知?玉离子,与你的道不同啊。”
御孤乘默然无语。
轩辕怀续道:“妖修之法,在近道以前有本力之盛,人所共知。而近道之前的破境积蓄,经历一转蛰眠,此力散尽,方才拉回到同一层次。这雌凤虽对当世第一之名号看得甚重,但她显然非是短视少谋之人。否则如何能修炼到今日境界。御道友以为呢?”
御孤乘心中微动,终于肃然道:“道友之意是……”
“她的这一战法,足够维持到近道之后?”
其实刚刚那一式出现,御孤乘已生出这一念头。
从道理上说,轩辕怀之言,当是“疏不间亲”;但实际上比照前事,御孤乘已信了七八分。
轩辕怀摇头道:“不止如此。”
“某剑心动时,能观人前路曲直。”
“你与李云龙、玉离子二位,看出某之来历之后,皆自然生出一种警惕与敌意。看来,主客之间,距离真正摊牌之时日,已并不遥远了。”
御孤乘眸中微光闪烁。
这是龙凤二族联合巫道、圣教祖庭的甚深谋划。当年覆灭腾蛇一族,也不过是这一谋划的预演而已。如此一盘大棋,几乎一个照面就要被此人揭穿了。其剑心朗照,通识敌我善恶,真是恐怖如斯。
只是对于圣祖降世这终极筹码,对方是否有应对之法?
好在轩辕怀并未就这个话题积蓄发挥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道:“想来对于我东南道术,道友也当略有耳闻。”
“譬喻而言之。”
“吾辈之道术,自元婴境一步成功。与上境之间,几乎便是一张薄纸。似乎咫尺天涯,十分难渡;但难易相成,火候到了,又未必不是一步过关,一点即破。尔等所涉猎的之道术,唯巫道、阴阳道与之相近。”
“至于其余仙门诸法,经历小境三转,实为舍近求远、以曲为直之路。与上境之差别,看似遥远,实亦遥远。几乎便是一堵厚墙横亘。”
“再说各部妖修,吾亦有所目见耳闻。其三转之变与人修相同;而大道之隔,实如天堑。所以非得以天赋性灵接引不可。所谓‘蛰眠’,正是此类手段。打通这一道天堑,不可不付出甚深代价。故而妖族本力之倚仗,自此消散终结。”
御孤乘面色不变,静静等候着最终的答案。
轩辕怀洒然笑道:“以我剑心观之,这只雌凤,与上境的距离……不是一座山,亦不是一堵墙;甚至不是一张纸——充其量,只是一道吹弹可破的水泡罢了。”
“甚至较御孤乘道友你,还要有所胜过。”
御孤乘闻言一震。
轩辕怀的话,字字如锤:“你该当明白了。这位风族天骄,不知以何等秘术,明照慧心,打破了上境天堑。所以,近道境之后,她的妖族本力之优胜,不止是维持旧观而已;甚至有可能以秘法祭炼,变得……更强了。”
“待其本力之优胜攀升至一个新的高度,更能对诸般道术,构成制约。就算是我,想要战胜这雌凤,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御孤乘低声言道:“不是轻而易举……那就是还能做到。”
御孤乘此时,浮想联翩。
轩辕怀战胜席乐荣、李云龙,并不算太过艰难。面对实力跟进一步之后的玉离子,尤有胜算。则彼此之差距,已经相当可观了。
轩辕怀淡然道:“当今之世,掌握剑术真流者,除我之外,尚有二人。”
御孤乘心中一动,道:“一位是归无咎……另一位,莫不是阴阳道秦梦霖?只是这位秦道友虽然精擅剑术,但似乎并不以此道为根本手段。”
轩辕怀摇头道:“我原以为是她。只是略观其法门,却又将她排除了。不过,这位秦道友,虽然根本不落于剑术,但却意外掌握了另外一种奇妙大道。若是发扬光大之,可谓尽得道术三味,不可小觑。”
“至于另一位窥破剑术真流之人,虽非秦梦霖道友,却同样当与归无咎有甚深关联。不是他的朋友,就是他的弟子。”
轩辕怀闻言微微一愕。
隐宗归、秦;乌兰天瀑玉离子、席乐荣、李云龙和自己;今日再加上这不速之客轩辕怀。天下第一流的人物,依旧未尽?
这位归无咎的“朋友或弟子”,又是何许人也?
轩辕怀正色道:“吾之手段,你已经见识了;那雌凤的虚实,我亦告知于你。再加上归、秦和另外一位踏足剑术真流之人,群而论之。六人之中,唯有道友一人之手段未入真流,当真是太可惜了。”
一阵沉默。
终于,御孤乘慨然叹道:“创立《空蕴散神经》之法的这位前辈,几乎将‘一剑破万法’之道推演至前无古人的最高峰。最终亦破界飞升而去。论其道术,绝不亚于今日圣教的二位。无论何人得之,都当是至高无上的大机缘。如今却得了‘未入真流’之考评,真是如梦如醉。”
轩辕怀笑言道:“道友也不必气沮。所谓‘未入真流’,其实与近道境、道境中的战力无涉,亦与将来道途潜力无涉;至多不过是多走上数千数万年弯路罢了。我东南之地,有一位驻世道境大能,以草木为引,道术近似于实相剑术一道。论法诀精义,决不亚于人道前古纪元的‘一剑破万法’之道。从根本上言说,同样是‘未入真流’;但是论战力之强,本宗剑主亦不敢小看了他。”
“若非这一世实在特殊,应运而出之人高明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是否要在近道之前望见真流,其实并不打紧。”
“但是有人至了,旁人便不可落后。”
“否则……便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差点一点要紧的东西。”
轩辕怀悠然道:“我可以助你,踏出一步。”
御孤乘双瞳之中,幽芒一闪。
但轩辕怀又道:“但这要看御道友,是否真的万事俱备。若是道友力所不逮,那倒是本人一厢情愿了。”
轩辕怀不紧不慢的道:“道友精研一剑破万法之道,可有什么要紧的感悟?不妨言之?”
御孤乘眼皮一跳。
随即转过身来,慢悠悠的言道:“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轩辕怀双目一亮,道:“想不到道友连后四字也得了。果然论天资之高,本来足堪领受;只是差了一把‘钥匙’而已。”
话音方落,剑芒乍起。
轩辕怀出手了。

火熱小說 萬法無咎 愛下-第二百三十三章 正兵已潰 奇兵何爲讀書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林弋踏足虚空之中,右足本已向后一点,似是转身之势;但是这个动作却甚是僵硬的凝滞半息,然后反身踏前。
只见他立在与归无咎相距里许上下的位置,重又稳住身形。一身几如冕服的祥光,忽然二度浮动起来,急速暴涨。
其气象之妙,竟较先前交手时犹有过之。
他似改了主意,要与归无咎一战到底!
若是以如此形象莅临凡间,肉眼凡胎之人见之,必以为天神临凡而顶礼膜拜。
数十里外远观的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人,不由暗自摇头。
这林弋,先是斗法不利,导致瑞气定型,然后一怒之下动用了近道境的护身法门;但是以底蕴相拼不能占得便宜,现在却欲再行斗法。只是其作为“题眼”的关键谋划已然落空了,再来比斗,又有何益?。如此行事,未免首鼠两端,颠倒失措。
申屠龙树淡哼了一声。
墨天青撇过头去,想了一想,道:“或许是有上善手段不曾动用,就此退去,有所不甘吧。这一击,当是他的底牌了。”
申屠龙树望了一眼那宛若明花绽放的强盛气机,缓缓点了点头,道“若是在极盛之时早早动用,未必没有机会;现在只怕为时晚矣。”
林弋自然听不见二人议论,他一身强盛气机,缓缓绽放,延伸,分裂,扩张。俨然山花烂漫,中空穿渡,表里流行。
他双目炯炯有神,毫不避让的与归无咎对视。
品其气象,决绝之中,不失慷慨悲歌之气,静待自己一身瑞气节节攀升。
如此景象,不由教人遐想,当林弋的“蓄势”完成,能够达到何等境界?
能够一击突破“争衡”之法的压制?
……
但就在此时,在林弋蓄势尚未臻至顶点之时,归无咎出手了。
剑意流转,如汤沃雪。
出人意料的时机。
“归无咎”三个小字在袖口一闪而逝,剑锋所及,不是林弋正身,正是出于弥漫扩张之中的祥瑞气机!
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人不约而同的转身对视,面色都十分意外,不由都暗忖道:“莫非这一式果然高明无比,连归无咎亦无有把握接下,只得选择半渡而击,扼其中流?”
林弋出手之时,纵一言未发,但是传递着一种不言自明的执念——接来下的一式,是他执着的、最强的一式。若是归无咎能够将其正面击败,那林弋便再也无憾,心服口服。
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位设身处地而想,他们若是道行与归无咎相当,心中有把握接下这一式,定会遂林弋之所愿。
这倒无关于肤浅的“惺惺相惜”之念。申屠龙树、墨天青两位魔道圣子,看破善恶真常,更不是善男信女。实是因为,以如此方式击败林弋,有极大好处——几乎是一劳永逸,永远断绝了对方对自己的威胁。
但是归无咎谨慎得令人扫兴,在林弋气机的上升阶段断然出手,扼杀了那瑞气的“生长”之势。
不对……
这气运加身,本是无形无相;虽显若实质,但终究是假名。怎能这么容易的被剑意击破?
墨天青急抬首一望,果然。林弋面色十分难看,而且震惊。
最后的谋划亦被拆穿了。
申屠龙树不由脸色微变。若下场的是他,此时说不定已然中招了。
归无咎负手而立,淡然言道:“正兵已溃;奇兵何为?”
这八字出口,林弋目光一阵恍惚,显得有些落寞。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天下之事,善恶、吉凶、消长,本是相辅相成。
麒麟一族所居之地的边缘,开掘及深,却能发现一种伴生之恶物,名为“潭渊刑气”。若是炼化之,化入神通之中,倒也是一种异常高明的手段。一旦在空气中流通一时半刻,善能腐蚀万物,流毒无穷。
尤其是修道之人粘上一星半点,修为愈精愈纯,那腐蚀之力便愈强。待得发现端倪之时,几乎不可祛除。
只是这“潭渊刑气”有一桩怪处,与麒麟一族的天赋气运相冲。
此法若是由麒麟一族之人来使,当作法之人瑞气充盈之时,此气之腐蚀毒性并不能臻至极盛;但是若作法族人瑞气稍稍有缺,此“潭渊刑气”却能教常时更强盛三分,亦更难以辨别防备。
“潭渊刑气”之本体,乃是半绿半黑,一看便知非是好物,与麒麟一族瑞气之相绝不相类。
但是经由麒麟一族中的修为深湛之辈,延续数十代十余万年的锤炼,竟最终将此气炼成和麒麟一族本命瑞气一般无二的形貌,几乎能够以假乱真。
林弋诈作决绝一击,看似在积蓄发散本身气机,其实是等候“潭渊刑气”发挥效用。
未想,此法竟也未能逃过归无咎耳目,被空蕴念剑及时斩破。
低头思忖,林弋只觉归无咎之词锋,犀利至极。
“正兵已溃,奇兵何为?”
确实,林弋尚未动用的神妙手段着实不少。
但是无量精妙手段,都是以麒麟一族本身瑞气,辅之以“二力贯通”的“四色之相”为枢纽。换言之,是以自身之规模在对方之上为前提。如果这个前提不成立,那么种种高明手段,皆被釜底抽薪。
“潭渊刑气”神通乃是唯一一种脱离体系之外的秘手;当本身瑞气与精力有所损减,恰恰能发挥更强大的威力。
此法乃是最后的“奇兵”,为的是在双方实力对比脱离掌控时,有一记可靠的反败为胜绝着。
其实以林弋之自傲,并不屑于修习此法。实是族中重托,不得不为。
这也是他此时心情何意如此复杂的原因。百余息之前,他还深感族中耆旧宿老有先见之明;但是现在,希望从重新泛起到再度破灭,心中之落寞就可想而知了。
扪心自问,斗法落入被动之后,他佯作失态,贸然以底牌相拼;颠倒再斗,诈作心照不宣的蓄力一击……种种表演和铺垫已然天衣无缝,再加上“潭渊刑气”百炼之工、足可乱真!按理说无有不胜之理。
实在想不通归无咎是怎样看穿奥秘,在距离“潭渊刑气”膨胀至势大难制之前的数十息前,断然出手。
方才林弋一身祥瑞气机之演化,如归无咎、申屠龙树、墨天青等皆能将其中原委推算出一二。但是其中别有幽曲。那祥和气机看似已然定型,实则就如铁水、铜水铸成器皿道理相同,其真正凝形,尚要等到冷却之后——
若是在其浇入范式之后、完全冷却之前,又有变数,其实尚有变化的可能。
这就是林弋要抓住的机会。
林弋目视远方,似乎神游天外。
麒麟一族气运之法,别有微妙玄通之处。

若是能够战胜道行累积更胜于己之人,便有可能将对方气运据为己有,从而一步反先。
但是这等机会,一生之中唯有一次,不可妄用。
当今世上,麒麟一族所见,道行累积胜过林弋者,唯当年阴阳洞天之战中的四人:归无咎,秦梦霖,玉离子,御孤乘。
这四人之中,非得选出一人,作为林弋的踏脚石不可。此事既事关林弋个人之道途,亦事关紫微大世界的大局演变,不可不审慎以待。
四人之中,最先排除的是玉离子。
因其是妖族出身,本元雄厚,等若削去了林弋最大的优势。
其次排去的是秦梦霖、御孤乘。
一来是因为阴阳道、巫道皆继承了阴阳道正法,对于阴阳、虚实、利弊之转化别有心得。说起来与麒麟一族天赋瑞气神通,亦有相关之处;万一这二人旁通曲径,或有可能破解其法。二来,是阴阳道、巫道神秘莫测,底蕴雄厚。不到万不得已,与之为敌,并非善策。
最终属意的人选,便是归无咎了。
恰有一点令林弋极为在意。归无咎的根本法门,那一门无上剑术,在己之本力胜于敌时,方能展现最大威力。而这一点,恰好被林弋的“一本”之法克制。而归无咎所展示的另外一门一击必杀之秘术,同样被麒麟一族天赋气运所带来的的“底力”支撑所制约。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知是否归无咎早已看穿了这一点,今日斗战,索性并未动用此法。
今次前来,种种迹象表明,林弋只是与魔道二圣子相伴二来的客人,一时起意,才与归无咎交手。
旁人哪里知道,为了这看似的“巧合”,麒麟一族背后付出了多少谋算。
归无咎思索良久,道:“林道友后半局翻盘的构思,出人意表。只是手持优势之时,未免太松懈了些。”
平心而论,无论神意判断还是道缘感应,归无咎并未察出“潭渊刑气”之玄机。之所以悬崖勒马,是凭借《金花玉蒂玄珠妙法》前知三十六息之功。若无此法,险些教林弋翻盘成功。
林弋的问题,更多的出现在前半局。
其实“争衡”之法与麒麟一族天赋气运神通,相当于两瓶慢性毒药,若是同时服用,谁强谁弱还真未必一定。
但是林弋太过沉醉于把持“二力一体”的优势,战法清晰有余,而充分少欠。
在归无咎藏于“退步均衡”之中筹谋变着时,林弋乐得以静对静,同步恢复气机,意在牢牢把持规模之优。若是他不急在一时,而是多多施展佯攻手段收集信息,未必不能发现前后两次“退步均衡”的异同。
如此,或许尚有一战之力。
归无咎心中体会。
这一战,跌宕起伏,颠倒反转。虽不若阴阳洞天与秦梦霖、御孤乘那一战紧凑致密,但同样是道途中注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役。
林弋闻言,摇了摇头。
大袖一展,转身朝着申屠龙树二人的方向退却。